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加利福尼亚的雨季为何在冬季?  

2014-08-15 12:07:51|  分类: 情感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利福尼亚的雨季为何在冬季?
-----怀念我的外公、清朝状元后裔张孝成



       我对加州的雨季怀有特殊的感情,因为加利福尼亚州的雨季在冬季。
       每当一道道闪电划过加州的夜空,我知道,加州的雨季到了,我曾问过很多在美博士硕士,加州的雨季为何在冬季?大家一脸茫然,只有我姆妈这个祖上状元的后人,告诉我其中的奥秘,她说每年的季候风,从东吹到西,把太平洋的湿润空气吹进上海,上海的夏季由此瓢泼大雨,加州和上海遥遥相望,到了冬季,天空吹起了西北风,太平洋的湿润空气吹进加州,加州的雨季所以在冬季。
       每当加州冬季,奔波在美国的我,会想起我笃学不倦的姆妈,想起养育和造就我姆妈的外公,想起我外公去世时也是冬季,想起他硬朗的性格,想起他在冬季救过我的命,想起我一年多没去探望他了,我会望着窗外飘飞的大雨出神,我的眼眶会泛红。
       加利福尼亚州的冬季,是我一个思念的季节。

外公出生状元家,祖上功名不一般
       我的外公名叫张孝成,是清朝状元直系后裔、民国大资本家和社会慈善家,外公老家在张家旗杆,据史料记载,张姓家族诞生于河北,东汉时期有司空张皓和子张纲,自今陕西南下为官,张姓大家族由此开始南迁的历史,张氏南方字辈排序是:永言孝义,照明嗣服,肇应昌期,业宏丕绩,翊宣文华,显扬功德,启后承先,同心敬述。
       外公是不是孝字辈,他没和我说起过,外公获得状元的祖上的名,字,号,外公和我说过(我那时已在《新民晚报》任记者,当时记录材料留在了国内书房,等我去中国后把它们找出来,再在这里补上),外公是从他爷爷那里知道祖上的事迹,外公祖上考取进士第一人(状元)是在清朝,接受皇帝赏赐后没去河北而是归隐了张家旗杆。
       外公老家之所以叫张家旗杆,因为清朝规定,每户状元家门前,竖立四根旗杆,东西两侧,相距10米,放四尊旗杆的底座----石质旗鼓,它们长宽相等,为90公分,高1米,石质旗鼓的中心被凿空,旗杆插在里面,据考证,旗杆洞眼锥形,代表武职,圆的是文职,旗杆长20余米,高高耸立,七八里路远就能看到。
       红漆的旗杆都用桐油浸刷过,上绘“滚龙”图案,盘绕旗杆而上,看上去威风凛凛,旗杆上悬挂三角形青龙状元旗子,状元旗是黄色的,皇帝亲赐的,旗杆的上端,盖着圆形的“帽”,用白锡制成,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旗”,阳光照射下,“旗”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旗”下面是黄铜制成的“斗子”,它的四角挂着铜铃,微风吹过,“铛铛”的悦耳铃声传到二三里路远。
        史料记载,中国历史上从唐朝武德五年至清朝光绪三十年,1300年来共出了状元504人,包括辽朝18人、金朝15人、大西国1人、太平天国14人,共 计552人,清朝一共进行过科考112科,从顺治三年至光绪二十四年,共取文武状元223名。
       外公老家大门口竖立四根状元旗杆,是朝廷为表彰外公家族出了状元而立,当地名也称为张家旗杆,或称张家四根旗杆,状元被赏赐旗杆的原因,是朝廷借此向世人昭示,有旗杆的地方,就是有功名的人居住,级别低于旗杆主人的文官经过旗杆附近要下轿,武官要下马,否则就是犯上,要打轿夫的腿,打马腿,没有官能逃过惩罚。
       除了赏赐四根旗杆外,史料记载外公老家宅子的东面,还有一座桥,人称状元桥,是外公祖上中了状元后,为方便他进出边上的引凤镇,朝廷特命兴建的;附近有朝廷特许的下马墩,是张家状元遛马的地方,就是我们今天说的私人停车位。
       更特别的是,张家旗杆原来有环绕庄园的河,有张家私人吊桥,放下能顺利进出,夜晚收起来就与世隔绝,可以想像外公家族昔日多么繁盛。

外公心系状元府,心愿最终没实现
       今天换乘208头桥线,可到达张家旗杆,挨门寻访,可发现张状元家族的很多后裔还居住在这里,在李典与头桥交界处,朝北的岔路口,可看到一排大牌楼,后面的一大片大宅,就是外公老家的宅子,门前有一只石质大旗鼓,原来有4只石质大旗鼓在这里,现在有3只被收藏起来了。
       姆妈回忆说,她年少时去过外公老家几次,外公老家的状元府邸占地十几里,分成东,西,中三大区域,按长幼尊卑依次居住,客厅、厢房、藏书楼、花园等一应俱全,虽经数百年历史风霜仍保存完好,但49年后,整个社会破旧立新,皇帝亲赐的“状元及第”匾额等遗迹不知何时被毁掉了,有人曾在外公老家后园发现半块墓碑,墓碑上有个“冬”字,是外公祖上状元母亲的名字,现在也不知去向了,今天的状元府邸恐怕面目全非了。
       史料记载,清代最后一个状元张謇,获取状元后,曾到外公老家状元府邸张家旗杆认亲(张謇,字季直,号啬庵,1912年为清帝起草退位诏书,袁世凯青年时曾拜在张謇门下学习,史料称张謇并不满意这个学生),张謇身居南通,但他自认是张家旗杆第二个状元,认亲期间,曾给《束氏族谱》作序,因为民国大资本家和社会慈善家束曰琯,也居住在张家旗杆所在地头桥镇,张謇的女儿嫁给了束曰琯,束曰琯的弟弟束星北是中国雷达之父,束曰琯的父亲束日璐是张謇企业的高级管理人。
       姆妈说,外公四十年代回过几次老家,把张家旗杆十几里地的很多房子和土地买下来了,外公想花巨资把张家旗杆这一状元府邸整修一番,但外公的这一心愿最终没能实现,他的后半生一直在受冲击,而无暇顾及张家旗杆的继续繁盛。

命运变化是财产 政治运动受磨难
       外婆告诉我,外公三十年代初带着她来到上海,当年的上海滩,外公是富商巨贾,是民国大资本家和社会慈善家,外婆梁淑贞也出身银楼世家,外婆娘家的住宅样式,犹如电影大观园中的建筑,亭台楼阁,鸟语花香,身为千金小姐的外婆和外公一起,在上海创立了家族事业,今天闻名上海的鹤鸣,大不同两个集团名字,取自外公30年代年创立的品牌名,老上海人在申报广告上看到的兄弟公司,是外公创立的,这一广告最大的特点是,画面上一大一小两只鞋,大的是兄,小的是弟。
       政权更替后,外公的命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导火索是他的财产,要侵吞他的财产,就要编造谎言,外公后半生由此不再平静。
       外婆告诉我,50年代末的冬天,家族接获通知,身羁东北的外公患了肺疾,小脚的外婆从上海出发,赶去东北,雇了当地农民和板车,把外公接出来,推到了火车站,外公接回上海时,已吐血不止,外婆以别人扔掉的婴儿胞衣,也就是今天的中药材紫河车,煮给外公吃,救活了外公,但接下来,外公仍然逃不过每次政治运动的冲击。
       我清晰地记得,五岁至七岁时,造反派和红卫兵常破门而入,有一年寒冬腊月,造反派和红卫兵把我和外公外婆一起拖出被窝,拉到菜场后面的会场批斗,一两小时后,批斗结束,外公外婆领着我回家,进入家里,满目狼籍,红木家俱被移位,地板被撬起来,黑暗中,外婆在哭,外公伸出胳膊揽住外婆的肩说: 金生(我大舅的小名)娘,捏节(日子)勿好过了,吃苦了,外公又伸过手抱着我说: 波啊,外公勒亥(在),勿吓!
       当时场景,刻印在我脑海里,难以磨灭,在我记忆中,几十年来,对外公的冲击,直到外公临终前几年,胡//耀///邦主持工作,才被制止。

如果当时没外公,我就命归黄泉了
       家庭出生影响,少年时期的我,常受磨难,姆妈是老师,她让我远离灾难的方法,是引导我学书法和绘画及拉琴,但血腥的社会,容不得书香,我终于有一天被人暗害,当时如果没外公,我就命归黄泉了。
       这天,我被无赖加害,摔下了防空洞,那时的防空洞,挖到地下2层楼那么深,中间放两块木板让人行走,摔下去的瞬间,我伸手去抓周围,但什么也抓不住,我只记得整个身体悬空,向2层楼深的防空洞摔去,我听到一声轰响在脑中回荡,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过来,摸到一架楼梯,爬到地面,扶着走廊摸进教室,来到最后第三排自己的座位坐下,学校下课的铃声响了,我在防空洞下昏迷了40分钟一堂课时间。
       课间休息时,班主任王老师走近我,发现我的眼睛,一半血红色,颅内出血已渗漏到眼球,颅底出血正在急速把我拖向死亡,王老师不让我上课了,她赶紧扶我回家,当王老师用我胸前的钥匙,打开房门时,我看到,满头白发的外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听到外公问的第一句话是:“波啊,哪能了啦(三十年代老上海人语言,意为怎么了)” 。这声音这样慈祥,这身影这样熟悉,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回想起来,仍能让我眼眶发酸。
       外公后来对我说,姆妈那段日子和他商量,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叫外公经常来看一看我,这天外公干完劳动改造的活赶到这里,正好遇到我出事。
       外公蹲下身,察看我的伤势,脸色全变了,他把我抱起来,下楼出弄堂,沿着复兴东路开始小跑,方向是离我们家20-30分钟路程的蓬莱路儿童医院,我那时很瘦小,受伤后的我头痛难忍,我把头贴紧外公的胸口,我能听到外公的喘气声和心跳声。。。。。。
       外公小跑着来到河南南路口,在路边,他把我放下,附着我的耳朵说:波啊,到外公肩胛浪厢(肩上)来。外公高举起双臂,抓住我的双肩,外公站了起来。
       那一刻起,外公开始了和死神赛跑,昏沉中的我,看见地面离我很远,外公奔跑的速度很快,他跑过了河南南路边小菜场,跑过了卖萝卜丝油墩子的大饼店,我听到身体底下的外公喘着粗气。
       从此后,长长的河南南路,我再也忘不了,每次路过这里,我会想起外公,想起他没命的奔跑,眼睛就会湿润。。。。。。

外公言传加身教,影响家族许多人
       3个月后,我在阎王大殿前转了好几圈,回到了人间,我的性格随之改变,少年的我变得嫉恶如仇,几星期后,我对暗害我的无赖出了重手,没人质疑我的复仇,外公鼓励我做得对,外公每次见到我时,为了测试我是否长大,都会把我搂抱住,用他那长满胡子的下巴,磨擦我的后脖子,我每次被外公的硬胡子扎得生疼,挣扎着想逃脱,外公就笑着说:呵呵,力气越来越大了,好!
       姆妈告诉我,外公是一个对家族很有责任感的长辈,为保护好家庭成员,外公常会不顾自己安危,姆妈说我们家族原有一处住宅,两栋楼连在一起,1-3层楼里缺好的家具,附近有户有钱人家要搬走了,外公就把他们三套红木家具全买下来了,谁知搬家具这天,来了某区的警察局长,带着一批人说家具他要了,明摆着来抢。
       外公看到他们来势汹汹,一边叫伙计出门叫人,一边自己来到现场,请警察局长进门小坐,一会功夫,门外进来几个人,警察局长一见,吓得慌忙站起来,外公还是坐着,来人指着警察局长说,快带人离开。警察局长连声应诺,来人和外公是什么关系,外公从没对家人说过,姆妈也没问过,但姆妈说,外公五湖四海的性格,三四十年代上海滩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服他。
       外公的言传身教,使得家族中很多人的性格像外公,我也如此,我在尊敬外公的同时,还对他怀有深深的爱,我16岁进工厂做工,领到的第一份16元学徒工资,跑了大半天,在静安寺的百货商店,买了一架7级管收音机,去邮局订了一年的解放日报,剩下的钱交给姆妈,星期天去外公家,把收音机和订报单交给他,这天,外公抱着我久久不放,他没有用长满硬胡子的下巴磨擦我的后脖子,只是对我说:波啊,长大了,好!

外公生命垂危时,醒来给我盖被子
       80年代最寒冷的那个冬天,外公要去世了,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长辈们知道我和外公的感情,别的孙辈还小,作为家族中唯一的孙辈,20多岁的我留下来陪夜,以防外公不测。
       凌晨3点左右,我困了,把头趴在外公的枕边,忽然,我惊醒了,我感觉外公的手在动,这么寒冷的冬天夜里,他想干吗?我抬头一看,垂危中的外公,已把手伸出了被子,他吃力地拉自己身上的被子,他把被子的另一半,盖到了我的身上。。。。。。
       我握住外公冰冷的手,含着泪,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再把他的被子盖好,贴着他的耳旁说:外公,侬额外孙人佬热额,我勿冷额,侬放心我。。。。。。说着这些话,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外公去世后,我每年去他的墓地看他,外婆和他葬在一起后,我去的同时,也代年老的爸爸姆妈和大舅舅前去,来美工作后,我只要有机会去上海,就会去探望外公外婆,每次去前,姆妈会安排我带好冥钞,银箔包纸钱,金银箔叠元宝,小花圈,糕点和水果,香火和蜡烛,有时还带上3-6碗凌晨烧好的饭菜。
       从上海出发,驱车2-3小时,外公外婆的墓地座落在绿树环绕的半山腰上,面临湖泊,站在墓地旁,感觉到祥气环绕,墓地是大舅舅和小舅舅两人亲自选定的,全家族都对大舅舅和小舅舅选到这么一块风水宝地心怀感激。
       从山脚爬到半山腰,需要体力,每次爬到外公外婆坟墓前时,已是气喘嘘嘘,但看到外公外婆坟墓就在眼前,顾不得喘气,帮他们擦去坟上和碑上的浮土,放上一束鲜花,表达思念,将供物祭品一份份放在他们墓前,跪在那里,将纸钱焚化,叩头行礼祭拜。
       同时告诉外公外婆,今天家族中所有舅舅阿姨们优渥的生活情况,这些年“告诉”的内容中,多了家族中孙辈的情况,姆妈的兄长和弟妹们常来看望她,姆妈知道整个大家族的情况,我转述给外公外婆听,这样的“告诉”常会长达30-60分钟,因为每次我都是泣不成声。。。。。。

那些失去的温暖,才是何等的珍贵
       外公离开我们这个大家族已近30年了,我来美国也近20年了,中国的冬季已离我很遥远了,每当一道道闪电划过加州的夜空,我会情不自禁想起外公,想起我外公去世时也是冬季,想起他硬朗的性格,想起他在冬季救过我的命,想起我一年多没去探望他了,我会望着窗外飘飞的大雨出神,我的眼眶会泛红。
       我对加州的雨季怀有特殊的感情,因为加利福尼亚州的雨季在冬季。
       我知道,每年的季候风,从东吹到西,把太平洋上空多少年来散不去的泪水吹进上海,上海的夏季由此瓢泼大雨,加州和上海遥遥相望,到了冬季,天空吹起了西北风,把太平洋上空多少年来散不去的泪水吹进了华人定居的加州,加州的雨季所以在冬季。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中国冷酷的冬季,我这一生比很多人多经历了另一块土地上的冬季,我对加利福尼亚州的冬季怀有特殊的感情,因为加利福尼亚州虽然和上海遥遥相望,它却阳光明媚,温暖宜人,它让我懂得世上最能让人感到温暖的季节是冬天,当凛冽的寒风,吹走人身上最后的暖意,我们知道,那些已经失去的温暖,是何等的珍贵。


       08-14-2014 写于旅途




  评论这张
 
阅读(329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