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雨啊,为何下得这样的悲!-----哀李福海  

2014-03-26 16:49:42|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啊,为何下得这样的悲!
-----哀李福海


       下了一天的雨,天空悲凄凄的,很久没静心看过天上下雨了,或许在美国呆久了,心里宁静久了,不会再为风霜雨雪悲喜交集了,今天看着天空中的雨,却是泪雨纵横,泣不成声,因为李福海走了,刚刚接到小秦发来的短讯,2014年3月23日晚11点30分,李福海在上海因肺癌去世了,享年63岁。
       望着窗外的雨,心里的悲痛难以自抑,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今年的1月25日,我还和小秦一起去看他,进门后,我呆掉了,病重的他完全变了模样,眼泪在我眼中打转,从这一天起,我知他早晚会离开我们,但今天真的听到他走了的噩耗,我还是伤心得泪如雨下。。。。。。

(一)
       李福海是我的友人,也是我新民晚报的同事,和我志趣相投,近如兄弟,比我大了10岁,大10岁的他,娶了新民晚报80年代三位美女之一何英姿, 今天,大多数人不了解80年代的新民晚报,不仅人才荟萃,绅士和淑女也云集,何英姿比我小3岁(当年19岁左右),在九江路41号报社底楼工作的一大群美丽女孩中,与众不同的是,一抹羞意常闪过她眸底。
       当年的九江路41号大楼四楼大堂,有一张乒乓球台,除了在它上面开会,中午或下班时间,就是全体员工锻炼身体的工具,何英姿就在某一天,出现在乒乓球桌边,她一上球台,就成了一员叱咤风云的女将,姿态优雅,左突右挡,侧身正面小弧圈结合快攻,常令周围发出一阵阵惊叹声。
       四楼的编辑记者,立刻口耳相传:乒乓球打得这么好,还长得这么好看,这个小姑娘是谁?有记者调查后吓一跳,原来世界冠军何智利小时候和她在同一张球桌上练球,如果不是家里不同意她吃体育饭,她今天或许是又一个世界冠军。
       于是,每到中午,更多的人来到四楼大堂,当然,谁都明白,自己打不过她,只是希望和她留个交过手的记录,只有我这个四楼中最年轻的小伙子,不太甘心,我读过的兵书上有一物降一物的理论,我想我的打法能不能克何英姿的打法?这样想着,我就跑到总编办公室找李福海,把这个想法和他说了,李福海当时正埋头写东西,听到我这样问,抬起头,煞有介事地对我说:对,你和她打一场,你的打法一定能克何英姿。
       我当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他正在追求何英姿,我在他面前商量怎么打败他的心上人,真是和老天开玩笑了。
       谁知这个玩笑成真了,接下来许多次,李福海跑来我办公室,怂恿我说:去和何英姿打一场吧,把她打败了。许多次,他拉着我去看何英姿打球,他这个连发球也不会的人,很有兴趣地指点我如何把何英姿打败。
       我因为不知道他和何英姿的关系,每次见到他这么“积极”,都很奇怪,也很感动,禁不住他三番五次的“挑拨离间”,我和何英姿之间的乒乓球大战,终于在他的阴谋和阳谋交替运用下交火了。
       比赛结果可想而知,我输了,输得很惨,何英姿赢了,赢得很轻松,输了球的我看了一眼站在一边助阵的李福海,只见他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我原以为他会为我惋惜万分,没想到他十分愉悦,当年横竖想不通,现在想来,他实在“坏透了”。

(二)
      “坏透了”的李福海80年代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解放军将军家庭出生,他在当时的报社属稀有人才,全报社懂英文的人太少,他中文功底又好,大家对他另眼相看。
       另眼相看还有一个原因,他个头很高,英武挺拔,保持着军人家庭子女应有的气质,他为人处事很有分寸,说话亲切诙谐,有空常来我办公室看我,和我这个喜欢穿军装的小弟天生投缘,我也常去总编办看他,每当我遇烦心事,他总以军人子女特有的普通话(其中混杂着很多拗口的上海话),一次又一次安慰我,每当我内心彷徨,他就会拿起一支笔,写下几行字:你知道你是天才吗?你15-20年后就该成为总编辑或社长。
       我人生轨迹被他祝福中了,可以说,他当时的鼓励,是我排除万难的源泉,他写的纸条到今天还留在我上海家中的书房,反过来,每当他遇难题不能自理时,我也会毫不犹豫伸上自己的手,鼎力相助。
       我和他每星期总有几次,在报社值夜班,通宵达旦,我们交谈到天亮,不会有一点睡意,当年的夜间值班室,最初是政法、经济、文化、体育、群工……很多部门的新民报人轮换参与的额外工作,它的工作内容一是守护好报社大楼,二是处理所有夜间发生的突发事件。
       身为总编办秘书的李福海,负责安排夜间值班的人选,20多岁的我和30多岁的他,常常为了友情,主动把班轮换到我们自己头上,夜间值班室成了我们的卧室,食堂,阅览室,成了我们增进友谊的摇篮。
       我和李福海的前半夜,是在接电话中度过,后半夜,是根据电话内容,决定是不是前去核查情况,一直到凌晨3-4点了,我和李福海才休息,休息地点设在夜间值班室和总编办公室,我睡夜间值班室,李福海睡总编办公室,我的床铺安在地上,垫在身下的,是挂在各部门口的厚厚的绵门帘,站在椅子上,把它们取下来,往地上一摊,床就安好了。
       这时,白天烧起来的火炉,晚上也灭了,天黑地冻,夜深人静,出奇寒冷,李福海特别留给我一床被子,盖在身上,抵御风寒,洗漱完毕,我就入睡了,一觉到天亮,起来继续上班。
       这样的日子过了许多年,我从没觉得苦或怨,报社中有李福海陪在身边,我感觉有如大哥的人护着我,我感觉温暖。直到有一天,李福海对我说,他要走了,他要远离蒸蒸日上的新民晚报,到深圳蛇口特区的一个部门担任领导了,我才忽然觉得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弥漫在我心头。
       接下来几天,我陪着李福海接触前来上海的广东组织部门领导,陪着到他跑东跑西办理调离手续,每一次分手时,我都觉得自己像失魂落魄一样,到了一天晚上,他说明天要坐火车走了,我才从稀里糊涂中醒来,想到要和朝夕相处的友人分别,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我那天晚上,匆匆赶去李福海的家为他送行。

(三)
       李福海的家,位于上海东北角海军大院,一栋法式叠层老洋房里,我进门和他妈妈打过招呼,就直接上楼,见到了李福海,他让我坐下,看着我说:你见一个人,我走了,有些事,你帮她一起做,好吗?
       我很诧异,还有什么事没办好?李福海站起来,走到房间另一头,打开隔房的门说:毛海波来了,你过来好吗?话音未落,一个秀美的身影,从隔房走了进来,我眼前一亮,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是,她竟然是何英姿,我这时才明白,为什么这个连发球也不会的李福海,会对乒乓球产生这么大的兴趣。
       李福海说,他去特区,他从落脚到适应,起码要半年一年,这么长时间,何英姿办理调动手续,会有很多麻烦事,何英姿岁数这么小,他不放心。我听他这样讲,心里也不好受,我就说:不要担心,我在。我和李福海商量了又商量,想好了所有可能会发生,我又能去做的事之后,李福海对何英姿说:我不在,你就听毛海波的,有他在你边上,我就放心了。
       第二天,李福海走了,离开上海奔赴中国南方了, 他抵达的当天晚上,打长途电话来,叫何英姿转告我, 他一路平安,叫我放心,这天晚上,我一个人坐在黑暗的办公室里哭了。
       李福海知道我的难过,每隔几天, 他都会寄出几封信,其中有给何英姿的,有给我的,还有给他在报社相处极好的其它几位友人及长辈的,如秦亚萍,王玲阿姨和刘佩芳阿姨等,每次大家收到信,都会感慨,互相转告。
       何英姿每隔一些天,会从底楼打电话上来,约我下楼,告诉我一些李福海为她办的事,和她要为李福海办的事,就这样,几个月过去,有一天,李福海来信,他已给何英姿办好调进蛇口的手续,何英姿要在上海办理调出手续,李福海按照行前和我的商定,请我和刘佩芳阿姨一起想办法。
       当年跨省市调动很难,要到市里好几个局跑批文,何英姿调动手续最主要的帮助人,是新民晚报的人事处处长王玲和副处长刘佩芳,她们都是新民晚报复刊时的元老,报社好多人,都是她们调入新民晚报工作的,正因为有了王玲阿姨和刘佩芳阿姨等老人事干部,才使得新民晚报复刊之初有了最好的新闻人才,
       这天下午,我和何英姿一起,走进人事处办公室,迎面见到了刘佩芳阿姨,她一见我们,马上拉过椅子,叫我们坐下,随后,刘佩芳阿姨看着何英姿说:小姑娘,不要说了呀,李福海来信了呀,我这几天就去跑这件事,让你早点和李福海团聚。我一句情求帮忙的话也没说,刘佩芳阿姨已经把何英姿的担心解除了,几个星期过去,何英姿,这个新民晚报很多人喜爱的温顺美女,在经历了和李福海分隔两地半年多的等待和相思之后 ,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奔向了李福海的怀抱。

(四)
       这一天起, 我的情绪变得更加低落,尽管我在报社还有好几位好友,但何英姿在,我内心觉得李福海也在,现在他俩都走了,我时常感到孤单,李福海知道我的心情,他和何英姿常给我来信,他们每一封来信,都由何英姿执笔,李福海签名,他们在信中告诉我他们的情况,告诉我何英姿在《蛇口通讯》报工作,转眼几年过去了。
       有一天晚上,何英姿和李福海忽然给我打长途电话,告诉我《蛇口通讯》报社的总编辑韩耀根要回上海,我可以和韩耀根一起做些和新闻有关的份外事,韩耀根去蛇口之前曾在《世界经济导报》任职,当年只有42岁,如今该年届70 多了。
       他们两人在遥远的南方,还想着以他们的力量,给我的人生抹上色彩,我很感动,当年《蛇口通讯》在中国新闻界口碑极好,这份由袁庚和韩耀根创办的报纸,凡批评工业区领导的文章,都可以不审稿,它就像一个开放、自由、宽容的意见平台,把报纸办成了一面镜子,这场试验,在今天中国,仍令新闻界神往,我告诉何英姿和李福海,我非常愿意。
       我等待了两个多星期,见到了韩耀根,他的言谈举止给人信任感,他和我谈了很久,最后他说,他正在上海编几份倡导经济改革的报纸,希望我能在业余时间参加这些工作,我一口应允。
       当晚,韩耀根带我去了武康路一栋石库门住家,我进屋后,看见了新闻前辈周丁先生,我喜出望外,因为周丁先生也是新民晚报复刊时的元老,当时新民晚报有四块新闻版,分别是要闻版,文化版,体育版,社会新闻版,周丁先生原是文化新闻版当家人,跟他做徒弟的,是后来成为新民晚报副总编的周宪法等,后来,周丁先生离开新民晚报,被请到《世界经济导报》 带徒弟,所以,我和他这次重逢分外亲切。
       我这时,报社还没给我安排老师,周丁先生沉默片刻,对我说:跟我学吧。我第二天,买了西瓜,进周丁先生家,算作拜师礼,从这天开始,我跟着周丁先生,在业余时间,编辑经济类报纸。
       周丁先生和韩耀根以及其它一些人,形成一个团队,在上海编辑和出版经济类报纸,有的是月刊,有的是周刊,我的加入,主要是协助周丁先生进行版面编辑,我很珍惜这个机会,我每星期2-3次晚上,去周丁先生家的亭子间学习版面编辑,周丁先生从报刊版面的ABC给我讲起,边讲边操作,他是我在新闻界的第一个师傅,他的言传身教,使我得益匪浅。
       一段时间后,新民晚报社给我安排了吴崇文先生做我的老师,吴崇文也是新民晚报复刊时的元老,这是组织安排的,我在宴席上,向吴崇文先生敬酒拜师。半年后,我又成为周宪法的徒弟,这也是组织安排的,但其中很大成份是周宪法和我两人共同的心愿,使我从此和文化新闻版结下不解之缘。
       多少年来,我心里一直感念李福海和何英姿介绍我和《蛇口通讯》报总编辑韩耀根建立了联系,也亏得韩耀根带我去了周丁先生的家,我成了周丁先生的徒弟,唯一难理清的是,我成了周宪法的徒弟后,我见到我原来的师傅、周宪法的师傅周丁先生时,就要改口叫周丁老爷爷了,这世界就是这样“理不清还要乱”。

(五)
       这故事过去没多久,李福海就从上海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何英姿要生孩子了,他和何英姿回上海了,这是天大的喜事,我马上找刘佩芳阿姨,她也接到了电话,我们分头和其它友人约定去看他们。
       这天是何英姿生下儿子后的第二天,报社里刘佩芳阿姨,秦亚萍和我等好多人,前去看她,这时,我见到了几年不见的何英姿和李福海,众人一起走到长廊中间的暖房外,从窗户看进去,看到了李福海和何英姿的爱情结晶,他正睡在摇篮中,李福海从公文包中,小心翼翼拿出一张质地硬朗的纸,上面有印章和文字和签名,还有一对小脚印, 脚印很小,和我的拇指印差不多大,李福海说,这是《出生证》,上面的脚印是宝宝出生后当场按印上去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出生证》,它表明从这一天起,李福海当爸爸了。
       从这一天起,漫漫的几十年过去,李福海进入了香港招商局担任领导,我被派来美国工作,我们就此分隔两地很少见面,但我们的心仍然牵挂着对方,每次和小秦等友人见面时,大家都会谈起李福海的情况,都会感慨他人生的每一步轨迹。
       到了今年1月份,小秦不小心弄丢了手机,没有了我的电话号码,她打电话给何英姿,向她要我的电话号码,没想到何英姿告知她,李福海刚刚查出患晚期肺癌回到上海,李福海的儿子也准备暂时结束英国留学赶回上海,这一晴天劈雳把小秦惊呆了,她抽泣着给我打电话报这一恶讯,我正在日本处理公事,闻听后拿着电话的手都抖了。
       三天后的深夜,我从日本赶回上海,第二天上午,我和小秦一起赶去看李福海,按门铃后,一个完全变了模样的人前来开门,我看着开门的人,横竖不认得,我呆掉了,病重的他完全变了模样,我问小秦这是谁?小秦没吭声,我知道她也处在极度伤心之中,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李福海给我们泡了茶,坐到我们身边的沙发上,他说着话,比划着,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看到他身上那股军人家庭子女特有的气质又回来了,几十年的往事在我脑中翻腾,想到他很快就要离开我们,两个多小时交谈中,我伤心得几次眼眶发酸。。。。。。

(六)
       今天,外面下了一天的雨,天空悲凄凄的,很久没静心看过天上下雨了,或许在美国呆久了,心里宁静久了,不会再为风霜雨雪悲喜交集了,但此刻,看着天空中的雨,我却是泪雨纵横,泣不成声,因为李福海走了。。。。。



       03-24-2014泣写 (原载《美南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467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