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我的摩尔斯电码代号是36  

2012-03-27 21:21:38|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摩尔斯电码代号是36

 
       我的摩尔斯电码代号是36,这一代号诞生在30年前,很少有人知道,少有人知道的原因,是因为中国人中懂摩尔斯电码的太少,和我对话者太少,也因为拥有这一代号的那段日子苦不堪言,我不愿再一次回首。
       但今天,听着爱尔兰小提琴家菲奥诺拉.雪莉(Fionnuala Sherry) 演奏《Sometimes When It Rains(每当下雨的时候)》小提琴乐曲,我的很多回忆绵延不绝,我想起了许多我和摩尔斯电码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也想起了我和摩尔斯电码产生渊源的那个位在中国苏北的一座小城,这座小城的名字叫新沂。
       新沂,地处鲁南,沂河、沭河冲积平原,和山东郯城只靠一座桥连接,一万年前的石器时代,这里已有人类踪迹,5000多年前,花厅文化在这里发祥,从古文化的交流和民族融合发展角度考察,这里承东启西、呼南应北,是亚欧大陆桥东起的第一座枢纽城市,战略地位十分突出,70年代末,它成了我所在的陆军36师和108团两支部队的驻扎地。

       1978年底的一天,刚满18岁的我,离开上海,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摸黑进入了位于新沂的108团营房,成为了一名驻扎在这里的36师和108团的陆军摩尔斯电码报务员。
       这天深夜,疲惫不堪的我进入军营,吃的第一顿饭,是薄薄的粥,加上一小撮盐,没有水洗我的脚,也没水洗我的脸,满身尘土,爬上二层床铺,盖上薄薄的被子,看到四周陌生的墙壁,想到要在异乡三年,见不到亲人,心里的伤感难以言表。
       经过三个月的不断测试(记忆和反应测试),我被确定担任摩尔斯电码报务员,像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李侠,整团只有我一个,我将去陆军36师师部接受为期一年的集训,江西来的新兵刘敏华和顾建跃(我在部队的战友兄弟),送我上了去师部的通勤卡车,我站在车箱上发呆,因为从老兵那里得知,那个摩尔斯电码报务集训队,实行淘汰制,我三个月来的力挫群雄,其实是把自己送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小路。
       实行淘汰制的36师摩尔斯电码报务集训队,从各团和师部近千名新兵中,选拔了57名优等新兵,从早上7点开始集训,到下午5点结束,再加上晚上7点到9点自习,一共5大类摩尔斯电码课目,每星期大考一次,根据大考成绩决定每个人的取留,大考成绩贴在教室的墙上,以此激励每一位参加集训的新兵。
       我这时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和中文一样神秘的电波文字,它的难学程度,比我几年后在大学上的中文系课程有过之而无不及,刚入门的报务员,每分钟以40个数码的速度起步练习收报,也就是每分钟收写40个数字,坚持几小时,每周以每分钟多5码的速度提速,整个过程中,任何一位新兵跟不上速度,就会被淘汰,训练之残酷,让我至今想起来还会感到寒心。

       所谓摩尔斯电码,是一种信号代码,它用一个电键敲击出点、划以及中间的停顿,这种信号代码通过不同排列顺序,表达不同的英文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它用一种音调平稳和时断时续的无线电信号来传送,通常被称作连续波(Continuous Wave),缩写为CW,它可以是电报里的电子脉冲,也可以是视觉信号(如闪光)。
       这种信号代码由美国人艾尔菲德.维尔发明,艾尔菲德.维尔是摩尔斯的朋友,摩尔斯是世界上发明电报的人,摩尔斯请艾尔菲德.维尔帮自己构思方案,通过点、划和中间的停顿,让每个字元和标点符号彼此独立发送出去,它被用来传送世界上所有的电报,每份电报用两种“符号”表示字元:划(—)和点(.),分别被读作哒(Dah)和滴(Dit),点的长度决定发报的速度。
       如下是摩尔斯字符电码符号,你如看不懂,没关系,可忽略它,跳过去看下面你感兴趣的内容: 
       摩尔斯字符电码符号
       A .—   B — ... C —  .— . D —  .. E . F ..— . G  — —  . H .... I .. J .— —  —  K —  .—  L .— .. M — —   N — . O — — —  P .— — . Q — — .—  R .—  . S ... T —  U ..—  V ...—  W .— —   X —  ..—  Y — . — — Z  —  —  .. 
       摩尔斯数字长码— 
       0 — — — — — 1 .— — — —  2 .. — — — 3 ...— — 4 ....—  5 ..... 6 — .... 7 — — ... 8 — — —   .. 9 — — — — . 
       摩尔斯数字短码
       0 — 1 . — 2 .. — 3 .— — 4 ... — 5 ...  6 — ...  7 — —. 8 — .. 9 — . 
       摩尔斯字符电码符号中,有很多特殊符号,整份电文中会用到,有其固定格式,例如:
       停止,消息结束: .—.—.,终止,联络结束: ...—.— ,分隔符:—...—。

       训练中期,每分钟收120码已成“正常”速度,这意味着每60秒内要抄写下120个数码,坚持几个小时,没经过训练的人,这样的速度肯定跟不上,因为这些数码不是读出来的,每个数码都是以— .— ..— .— — ...— ...— ..— —.— ..— .这样的哒(Dah)和滴(Dit)的电波声传进每个报务员耳朵里的,每个报务员再把它们反应过来,转换成2653 4568 5327这样的数码,或hdys bsfd hfus haoq 这样的字码。
       我进入训练后期,最高的收报纪录是每分钟320码,这样的速度在普通人听来,简直像螅蟀在叫,大多数人已分不出任何滴哒声,但在我听来,每一个滴哒声却异常清晰,我一口气可压6个码,也就是当电波声出现第7个码时,我才写下第一个码,但我的弱点是坚持不了长时间,因为越到训练后期,我的身体越虚弱。
       但无论我的身体如何虚弱,我的成绩一直是最好的,这一期的摩尔斯电码报务集训队,共有新兵57名(我在这里和上海来的新兵曹伟安结成战友兄弟,我以后有机会再写),一年内被陆续淘汰的新兵达46名,淘汰回去的新兵只能回各自连队,白辛苦了一场,新兵们临走时大都会流泪。
       新兵们被淘汰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坏手”,所谓坏手,就是练习发报时不注意节奏感,不注意手腕和手指的劳逸结合,而导致的发报电键不听自己手腕和手指使唤的现象,这种现象一出现,就再也不能消除,报务员的生涯也就到此为止,这是一个到今天为止也无法让人解释清楚的怪现象,因此从训练一开始,所有的教员就反复强调不能“坏手”,但尽管如此,许多新兵还是接二连三“坏手”,大批人栽在“坏手”门槛而被淘汰。

       迈过“坏手”门槛的我,一路领先,成绩越来越突出,发的报不仅点划清晰、节奏均匀,而且像悦耳的曲子,每次电波声音被喇叭传出,总能赢得新老报务员的赞叹,因为电台这一行有个特点,每个报务员都有其特定的“手法“,尤其是优秀的报务员,一出手,就告知所有报务员是谁在“说话”,每个报务员发报时的手法不相同,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报务员李侠一样,李侠一出手,日本人就知道是谁在发报。
       要拥有良好的发报手法,除了苦练,还要巧练,缺一不可,练习时,抵住电键按钮的右手中指第一关节会被磨破,血肉模糊是肯定的事,但这时一定要坚持,不能怕痛,只有熬过这个关口,才能长出新肉,一个月后,这里会形成老茧,因此,《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报务员李侠被日本人抓住后,日本人抓起李侠的手看了一眼,就说:哦,老资格了。我到今天30年过去了,我当年抵住电键按钮发报的右手中指的第一关节,还留有一块老茧,但却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过:哦,老资格了。可见这个世界上懂摩尔斯电码的人实在太少。
       这一期的36师摩尔斯电码报务集训队,一年后拿到了合格证书,只有11名新兵,我苦熬硬撑,拼命训练,每天只睡3小时,把凌晨睡觉的时间也用上了,最后,我成为剩下的11名新兵中的第一名(曹伟安和艾文建也是剩下的11名新兵中的成员)。
       喜讯,像炮弹爆炸一样传回108团,通信连长赵华和通讯股长赶来报务集训队看我,发现教室墙上贴着我一年来的摩尔斯电码考试成绩,上百次考核,上百面红旗(全优),只有一面黄旗(良),没有一面蓝旗和黑旗(中、差),我的成绩和所有集训队成员不同,整面墙上,从左到右,一路飘红,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说:“怎么能考出这种成绩,怎么不像个上海少爷兵”。 
       怎么不像个上海少爷兵!这是我一年军旅生涯中得到的最高赞语,为了这一最高赞语,我一年来含辛茹苦,承受了到今天自己都不想回头再去看第二眼的艰辛和磨难!

       这一年中,我除了军事成绩骄人外,还学会了翻地、挑粪,种菜,背粮等一切农活,为了不让自己像一个来自上海的大少爷,我把当年的自己,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农民兵,我翻地的速度是惊人的,一把铁锹在手,我可以在一天内将一亩地连翻带垅全部完成,许多农民出生的老兵也做不到,我翻地整垅时一口气干到头,累到整个人接近瘫软,也不会偷懒,和一些翻地时投机取巧、每一锹土距离都很大的老兵相比,我这个上海少爷兵更像一个诚实和纯朴的“农民兵”。
       这一时期的亦军亦农,使我的一生,时不时露出“农民”的“马脚”,派来美国做新闻的我,在美国买的第一件工具,不是电脑,而是一把大铁锹,买的第二件工具,不是照相机,而是一把大铁镐,我到美国后写下无数文字,也“旧习难改”种下了无数的植物,仅大大小小树,就有近百棵之多,计有3棵桔子树,1棵莱檬树,1棵甜橙树,28棵女贞树,3棵巴蕉树,8棵鼠尾草树,16棵凤泰娜树,52棵玫瑰树,我12年前种下的9棵女贞树,今天已长成3层楼高,每当她们在空中摇曳,向我发出献媚的致意时,我的心中都会泛起酸涩的涟漪。
       这一年中,我也学会了挖山背石,铺路筑房,成为了一名地道的建筑工,部队的特性,决定了部队的路,要靠战士修,部队的房,要靠战士造,为修路,就要有石子,要有石子,就要去山上拉,我这一批十几个军人,担负起了上山拉石头的重任。
       我每天穿梭在乱石遍地的荒山野坡上,把一块又一块大石头抱进箩筐中,然后把它们一筐筐推下山,再把它们抱起来,扔到卡车上,许多大石头有两三个脸盆这么大,一个人抱不动,就和我的战友兄弟曹伟安及艾文建等一起抬,此时讲究协调,一个不慎,鲜血淋漓就会等着我们。
       大石头装满一卡车,大家趴在车顶上,卡车往回开,来时2小时的路没感觉,回去时忍受剧烈的风吹,有时还有小雨,打在脸上,像小刀子在刮,又不能动,车到营地,整个身体都麻木了,眼泪已被风吹干,伤心也没有用,卸完这车大石头,明天还要去拉。
       这一年中,我还学会了掘沟埋缆,我掘的沟,一人多深,里面埋下胳膊粗的电缆,这是一项铺设通讯线路的浩大工程,部队连着换人干了几个月,沟一人宽,几公里长,各个连队分头来掘,每天,可看见公路两边人头攒动,大家比谁掘得快和深,我一下去,就不再上来,埋头掘,铁锹和洋镐一起上,一直干到开饭时间,爬上来时,人都软了,腰也直不起,趴在泥土和青草地上,喘着粗气。
       这一年中,我因过度劳累,发了3次高烧,每次高烧,队长和指导员都急得不行,让炊事班煮面加一个鸡蛋给我补营养,这是我在部队最好的营养餐,我每次都被感动,当天就放弃养病,继续干活和投入军事训练。

       这样的苦不堪言的生活,让我只花了短短的时间,就融入了部队集体,许多个傍晚,我走出营房,来到宽广的田埂间,蹲在那里,给家中写报喜信,一面写,一面心里难过,但没哭出声,因为部队的磨难,已让19岁的我,早熟成一个男人,成长为一个男人的我,懂得要在接下来两年中,接受比第一年更苦的挑战。
       更苦的挑战是一系列更苦的农活和军训,最苦的农活是冻天肥田,这一肥田农活最大的难度,在于河中的淤泥是湿的,也是臭的,更是粘的,要把它们挖起来,放到挑担上,还要踩着堤岸边的淤泥,把它们挑到田里倒下来,所费的体力,城里人难以想象,在寒冷的堤岸边,狂风吹过来,冷得像刺骨,那种遭罪的感受,今天想起来,还会从心里为自己难过。
       这一年干肥田农活时,我学会了抽烟,19岁开始,时断时续,一直抽到我来美国后停止,学会抽烟的地点在堤岸边,那段时间,我和几十个士兵一起,每天把河中的淤泥挖上来,挑到离堤岸100米远的大田里,这是当地农民应该干的活,但作为军人,除了军训,另一个重要职责,是拥民,所以帮助肥田,成了政委下达的指令。
       我们从早上8点开始干,一直干到下午5点,人累得像在空中飘,趁着喘气的时间,我向身边的一位战友要了一枝烟,给我点着,迎着寒风,吸了一口,悲从中来,因为想起了自己原来在上海的生活,想起了自己在上海温暖的家。

       我在入伍前已通过三年工业中学学习,进入上海的一家工厂工作,我在两年多的工厂生活中,得到了老工人们的好评,但我融不进工人圈,青年时代的我内心孤傲,无法像今天这样,和社会上所有三教九流结成朋友,加上我有弟弟,当年还有插队落户余风,我不希望弟弟因我进工厂而去外地,所以我选择了离开工厂参军入伍,由此开始了我一生引以为豪,但却不可能再想去体验第二次的军旅生活。
       接下来两年中,我受了两次重伤,一次是单杆军事训练,我双手抓钢杆太紧,右手掌心整块肉被翻卷起来,右手掌的肉被分成了两大块,鲜血像喷泉一样四射,我用力把翻起来的厚厚的肉贴上去,但没用,痛得满眼泪水。
       另一次,我在做军事后空翻训练,左脚踢到钢杆,左边大脚拇指踢翻起来,像一个小孩的嘴巴被张开,整只解放鞋被鲜血染红,上海来的兵李瑞清(我在部队的战友兄弟之一)陪我去了团部卫生部,做了包扎,但痛还是止不住,一个晚上痛得恨不得把这只脚从腿上砍掉。
       接下来两年中,我发了7次高烧,急剧消瘦,最瘦时只有36公斤,我在36师电台上的摩尔斯电码代号,也因此变成了36,一方面我是36师1979年兵中的头牌报务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的身体重量只有36公斤,每当107团或106团或我在各地的战友,用摩尔斯电码呼叫我的代号时:嘀嘀嘀哒,哒嘀嘀嘀,我都会悲喜交加。
       但是,也就在这接下来两年中,我利用所有的休息时间,把17本《数理化自学丛书》全部读完,把其中的自学题全部做完,这要感谢我姆妈,她要求我不能在部队荒废自己的学业,因此让我带上17本《数理化自学丛书》,这套自学丛书陪伴了我在部队的所有业余时间,养成了我心算的习惯,也开发了我记忆的潜能,同时让我拥有了严密的逻辑思维,以致我后来回上海考进大学念中文系时,还担任了《逻辑学》课代表。
       凭着自学完的17本《数理化自学丛书》知识,我连续两次报考军队院校,入伍第三年,我考取了湖北的军队通讯学院,在前往师部领取入学通知书的途中,20岁的我像范进中举一样,站在田野上,双手张向天空,成人后第一次放声大叫,我叫喊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个意志和军事及文化齐头并进的军人。

       意志和军事及文化齐头并进,是我自己及我父亲给我定下的目标,刚到部队不久,父亲坐着吉普车来看我,从安徽到江苏,他和司机一路颠簸两天,受的罪,我今天自己在美国长途驾车完全体会,部队的政委,参谋长守在营房门口迎接他,父亲满脸疲惫一生尘土,顾不上休息,把我召到政委和参谋长身边,对他们说:我这次特地前来,就是把孩子交给你们,要让孩子成才,锻炼成一个意志和军事及文化齐头并进的军人。
       政委,参谋长分别说:孩子行的,你放心!然后转脸看着我,眼神在问:大少爷,真的行吗?这样的要求和压力下,身为军人,军事技术必须第一,成了我这个上海来的大少爷的首要目标,我竭尽全力想要达到这一目标,因此才有了我夺得1979年36师报务集训队第一名的结果,在此之后,我开始向第二年夺取通讯军事大比武五项全优冲刺。
       第二年的五项通讯军事大比武,历时三个月,作为摩尔斯电码报务员,我军事大比武的内容分别是发报,收报,收干扰报,行军途中接收指令和军事电学,这些科目中,我最突出的是收干扰报,我在7种以上音频和声调接近的混杂的摩尔斯电码中,能准确分辨和记录下需要接受的电码,这项军事技术要求极高,需要刻苦训练,也需要天赋,电波中近千个需要接收的摩尔斯电码,记录错一个电码,就得不到优秀,全师甚至全军比武时,能做到一个电码不错的军人,堪称凤毛麟角,我是其中之一。
       1981年夏天,经过不屈不饶的努力,我夺取了军事五项大比武全优,因我的这一特殊贡献,我所在的108团电台荣获三等功,至此,我在部队三年中,嘉奖5次,三等功1次,全军有我这种短时间获奖记录的军人,少之又少,这天,站在张贴颁奖令的橱窗前,看着颁奖令上的文字,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我为自己没有辱没家庭的名声自豪,也为自己选择了这条吃苦的路骄傲,我在当兵的第二年,被选入新一年的36师报务集训队,负责培养新一代报务员,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出类拔萃的摩尔斯电码军事技术,另一方面也是部队开始对我培养,要我成为一个带兵的军官。
       我手下有几十个新兵,他们都象当年的我一样,选拔自各个团级和师级部队,他们的聪明才智,让我舍不得让他们像我同期战友那样被大幅度淘汰,我和107炮团另一位战友一起,在队长的指导下,费尽心血,让此届报务集训队的淘汰率只有50%,其中一位我带的108团新兵,再次夺得了36师报务集训队第一名。
       坐在电台前、手持发报键、戴着耳机,在田间种田种菜,挥汗如雨,在公路边挥镐砸石,开山修路,在荒郊野岭寻石挑担,在高杠和双杠上摸爬翻滚......是我青年时期军旅生涯的剪影(还有一些重要事,我今天没写出来),回首三十年前,我的心中常难以平静,36师和108团培养了我不弃不舍的性格,养成了我五湖四海的作风,但36师和108团给予我的每一次成功,都伴随着让我难以回首的酸甜苦辣。
       父亲后来动用力量,把我从36师和108团调回上海,把我军队通讯学院学业也放弃,因我姆妈再也不愿意让我在外受苦,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处于极度伤感之中,好几位首长也难以理解我为什么要走,一次次找我谈话:海波,你为什么不留下?
       你为什么不留下?这句话从1981年至今,时常像影子一样在我心中萦绕,虽然人生后来的经历证明,我离开36师和108团这一步是对的,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无法从心理上告别36师和108团,几年前,曾和我同甘共苦的战友曹伟安、艾文建等,轮流驱车,颠簸两天一夜,赶到今天陆军36师所在地,探望曾给他们的人生带来重大影响的部队,他们一路颠簸前去探望部队的心情,我完全懂得。

       但是,常回中国述职的我,却从没有意愿前去看一眼驻扎在新沂的36师和108团,这些年,我常有机会路过新沂,但我每次情愿长途跋涉到青海,北京,江西,河南,江苏等地,和许多在位和不在位的战友见面,但我告诫自己:不准踏进今天的36师和108团一步。其中的原因,我今天不想在这里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这两支部队的想念之情,并不因我不愿前去探望而减弱,反而与日俱增,许多次在美国,每当下雨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新沂,想起这一地处鲁南,沂河、沭河冲积平原,和山东郯城只靠一座桥连接的县城,想起驻扎在那里的陆军36师和108团。
       尤其是今天,当爱尔兰小提琴家菲奥诺拉.雪莉(Fionnuala Sherry) 演奏的《Sometimes When It Rains(每当下雨的时候)》的小提琴音乐又一次在我耳边响起,我的心情难以平静,我脑中浮现出许多和摩尔斯电码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感到荣耀和骄傲,也让我感到伤心和难过。
       我想,那个把我从一个青年,锻炼成一个男人的地方,那个承载了我青年时期所有眼泪和骄傲的地方,它已伴随着我的摩尔斯电码代号36,留存在我心里,直到永远。


       03-26-2012

 

 

摩尔斯电码发报键

我的摩尔斯电码代号是36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爱尔兰小提琴家菲奥诺拉.雪莉(Fionnuala Sherry) 演奏的《Sometimes When It Rains(每当下雨的时候)》 


 


注释:步兵第36师和108团简介
       步兵第36师和108团,参加了70年代到80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战,被确定为应急机动作战师(即所谓“快反部队”),1989年5月,步兵第36师被全师空运北京参与执行戒严。
       现隶属解放军第12集团军,朝鲜战争后期,12军与15军共同参与上甘岭战役,1954年返回中国,第12集团军军部驻江苏徐州,其中的第36师是九十年代初改装的全军六个快速反应师之一,随着战略中心南移,军属的电子对抗分队、防空高炮导弹旅等技术兵种,接近组建完成。
       第12集团军原代号为83226部队,1985年由陆军第12军改编而成,隶属南京军区,下辖第34,35,36师和原属第60军的179师,共计4个步兵师,并编入坦克第2师、炮兵旅和高炮旅,步兵第36师原代号为83235部队。
       步兵第36师中的第108团,是一支被封为朱德警卫团的部队,原代号为83238部队。

 


注释:发生在中国的摩斯电码爱情
       近日在中国互联网,演绎了一段费尽周折的摩斯密码爱情猜谜传奇。
       一男子向一女子表白,女子却给了一段摩斯密码,以及很少的提示,并表示,破译这个密码,才答应和他约会。男子不得求解,在百度贴吧里将密码贴出,以求助网友,最终密码被破解。  
       在密码吧里,这则帖子已有22371个跟贴,名字为《求救,我已经快想爆了》。
       发帖主人HighnessC说:“最近和一个心仪的女生告白,谁知道她给了一个摩斯密码,说解出来才答应和我约会,可是我用尽了所有方法,都解不开这个密码,好郁闷啊,只能求救你们了。” 
       “她唯一给我的提示就是这个是5层加密的密码,也就是说要破解5层密码才是答案。”
       “最终语言是英语。”
       此时是2009年1月23日凌晨4点23分。
       这个帖子很快引起了网友的关注, 23日当天晚上20点02分,注册名字为片羿天使的网友在第207楼解开了谜底。
       ...-/.----/----./....-/....-/.----/---../.----/....-/.----/-..../...--/....-/.----/----./..---/-..../..---/..---/...--/--.../....-/
       他说这就是爱情摩斯密码的原样,对应的是英文字母和数字。
       然而,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这则由点号、横杠和斜杠组成的摩斯密码,要经过5层转换之后,才能拨开乌云见得明月,美国人摩斯发明摩斯密码是1844年的事情,他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密码一百多年后,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   
       HighnessC在贴出摩斯密码对照表后,发现相应密码对应的数字组合和英文字母组合分别是:“4194418141634192622374”和“daiddahadafcdaibfbbcgd”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而此时,HighnessC 在网友的建议下,已经“很努力地在套她的话了。”   
       更有网友深蓝小孩用软件“密码精灵”对这段摩斯密码进行破解,可是结果除了解出倒序数字、代替密码和倒序字母,以及计算出各个英文字母出现的概率后,仍是一无所获。
       此时,已经是23日下午13点37分的事情了,深蓝小孩的帖子并已到第32楼。   
       但在38楼,网友幻者皮卡丘则从摩斯密码对应的数字排列上说:“数字有偶数个,且注意到41组合出现数次。”幻者皮卡丘正在尝试把数字颠倒过来寻找规律,并且也尝试用数字对应的英文字母组合来破解,但是还是没有找到规律。     
       帖子紧接着到了40楼,网友killing_ill提示道:“手机键盘吧”。
       “手机键盘的话,1根本不代表任何意义啊? 难道代表空格?”心急火燎的HighnessC在紧接着的41楼回复道。
       帖子很快到了第68楼,破解摩斯密码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进展,68楼的网友巨蟹座的传说此时想到了可能和心理学和数学有关。   
       在后来的帖子里,除了加入新网友再次提及手机键盘,其余的网友给出的答案也五花八门,比如“7481(去死吧你)”,或者“看看你的钱包里有什么”,但是严格来说,这些回答都是猜想,原有的摩斯密码,依然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的合理路径可循。   
       这个时候,网友ybaba在下午17点36分第115贴上“哈哈”大笑,并在上面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大家注意一下这组数字,最大的是数字的范围是1-9,手机上一共有10个数字按键,其中0和1不对应任何字母,所以不存在0 而为什么会有1呢?” 
       “这是仅有的两个偶数编号的4,相对应9和7,你们再看看手机,只有按键9和7才对应4个字母其它的都只对应3个。” 
       ybaba在自己做了没有结果的推敲后,留下了上面这句话。
       网友若可_hh在第151楼上说:“楼主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终于,在晚上18点39分,网友片翌天使在158楼出现,表示,她已经完全解出来了,还安慰楼主道:“楼主你好幸福哦。”
       不过,片翌天使却卖了个关子,说迟一点再告诉大家答案,并且提示,的确有代替法,密码表也的确是人类每天都可能用到的东西。  
       在所有网友的跟贴催促下,片翌天使晚上20点02分第207楼再次出现,道出了摩斯密码的答案,也给出了解答的步骤,此时这则帖子的跟贴已经到了第7页。
       片翌天使从摩斯密码推到数字,从数字推到了手机键盘和电脑键盘,然后重新排序排列,再倒换,解出谜底是“I LOVE YOU TOO”。 
       片翌天使将摩斯密码对应的数字“41 94 41 81 41 63 41 92 62 23 74”转换成手机键盘字母,以41为例,它对应的就是传统手机键盘上的“4”的第一个字母,“94”则是“9”的第4个字母,这样片翌天使得到了第二步的答案:“GZGTGOGXNCS ”。   
       接着,片翌天使又将这些英文字母转换成用电脑键盘打出来的字母。
       片翌天使说“因为QWE的格式是被世人认可的,也就有可能成为密码的码表,码表QWE=ABC依次类推。”按照这样的次序,上面的来自于手机键盘的字母,转换到了第三步答案:“OTOEOIOUYVL”。   
       在第四步中,片翌天使用了包括凯撒、乘法等等方法,对第三步几乎可以看出来的答案进行了进一步的解码,最后发现只有栅栏密码才能读得通。
       片翌天使将这组字母分成了“OTOEOI”和“OUYVL”两排,然后对插重组得到第四步的字母排列:“OOTUOYEVOLI”。   
       第五步便是将“OOTUOYEVOLI”倒序排列,即“I LOVE YOUTOO”。
       片翌天使肯定楼主有一个非触摸屏手机,而手机键盘应是标准格式。此外,片翌天使海肯定楼主有一台笔记本或者经常接触的电脑。
       片翌天使还说,楼主和他女友的关系应是认识很久的那种,而不是一见钟情。   
       “你的推理完全正确。我真的,太感谢你了。”楼主HighnessC在随后的帖子上说,楼主最终获得了欣慰的答案,以喜剧收场。
       此时,除了楼主HighnessC需要向女友亲口说出谜底之外,楼主HighnessC的这个帖子,已经盖到了2011年5月15日第519页17013楼。
       以上就是发生在中国的摩斯电码爱情故事,你要不要也去盖一楼?


注释:历史上的摩尔斯电码求救信号SOS   
       1909年8月,美国轮船“阿拉普豪伊”号尾轴破裂,无法航行,就向邻近海岸和过往船只拍发了“SOS”信号,这是第一次使用这个信号。
       1912年,著名的泰坦尼克号游轮首航遇险时,发送的是CQD(英国马可尼无线电公司决定用CQD作为船舶遇难信号),但因D(—..)易于其他字母混淆,周围船只并未意识到是求救信号,没有快速救援,在快沉没时才使用的新求救信号SOS(...———...)发报。
       泰坦尼克号沉没后,SOS才被广泛接受和使用。   
       事实上,虽然SOS信号在1906年即已制订,但英国的无线电操作员很少使用SOS信号,他们更喜欢老式的CQD遇难信号。泰坦尼克号的无线电首席官员约翰.乔治?菲利普一直在发送CQD遇难信号,直到下级无线电操作员哈罗德?布莱德建议他:“发送SOS吧,这是新的调用信号,这也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来发送它了!”然后,菲利普在传统的CQD求救信号中夹杂了SOS信号,求救信号第二天早上被加利福尼亚号收到,因为她并没有24小时监听无线电信号,泰坦尼克号的悲剧还是发生了。


注释:新沂简介
       新沂市位于江苏省北部,是苏北重要的工业城市,1998年批准新沂市为中等城市规划。2005年底,经区划调整后,新沂市下辖16个镇,253个村民委员会,11个社区居民委员会及2个开发区和马陵山风景区。
       新沂市矿产资源丰富,其特征是以变质岩地区非金属矿及砂矿为主,埋藏条件好,储量较大,交通方便,采选容易,部分矿产储量较大。现已发现的矿种有18种,已开发利用的矿产有天然石英砂、建筑用黄砂、建筑用花岗岩、水晶、矿泉水、砖瓦粘土、硅石、钾钠长石等。
       新沂距徐州、连云港、临沂、淮安、宿迁等大中城市均在100公里左右,战略地位十分突出。陇海与新长、胶新铁路,京沪高速与连霍高速公路、宿新高速,205国道与323、249省道,在新沂形成“三纵三横”的路网格局,这在全国2000多个县市中独一无二。
       京杭大运河贯通新沂南北,东离连云港港口仅有90公里,80公里范围内分布着着徐州观音机场、连云港白塔埠机场和山东临沂机场三个机场,构建了“公铁水空”的立体化交通网络。特别是随着胶新铁路复线、新长铁路复线和兰连高铁客运专线建设的实施,新沂铁路运输形成新格局。

  评论这张
 
阅读(422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