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横渡黄浦江被吸到船底是什么滋味  

2012-02-17 08:05:27|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渡黄浦江被吸到船底是什么滋味


       这天,我看到一条摇橹木船从远处向我摇来,此时的我已处在黄浦江江心航道位置,不可能这么快就穿越航道,也不可能让自己快速后退,我处在进退两难之中,我希望那条摇橹木船看到我后能改变方向,但我看到那条摇橹木船还是向着我快速冲来,我心中的安逸感立时被恐惧扑灭。
       我面向着冲来的摇橹木船,想划水躲开它,但来不及,那条摇橹木船已像山一样压了上来,我伸出双臂,奋力对准船头,猛地一推,我整个人被换到了摇橹木船的右边,我的身体和河面成平行,我被摇橹木船带动着向前飞速滑动。
       我双手双脚不停划水,不停踩水,但没一点用处,我的双腿被摇橹木船吸附着,一点一点向下移动,我的身体也被摇橹木船吸附着,一点一点滑向船底……
       瞬间,巨大的恐慌感笼罩着我,我奋力大口吸气,再一次猛然蹬动双腿,我想脱离摇橹木船的吸附,但船底很滑,我的双腿蹬不出力量,身边的江水把仰着的我从浪 尖狠劲拖到浪谷,我被混浊的黄浦江水淹没头顶,我的双耳刹那间听不见任何声音,我仿佛进入一个万籁寂静的世界,我清醒地知道,我被摇橹木船吸到了船底。
       我在摇橹木船船底挣扎着,也在黄浦江底翻滚着,我胸口很闷,心口也很痛,我知道这是没有呼吸造成的,我想是不是就这样完了,想到完了,我怒从中来,我想这 绝不可能!我将双手和双脚抱紧,猛然向外蹬踏,立刻,奇迹发生了,一股强大的波浪在身后推着我,我第二次猛然向外蹬踏,我的双耳一下子听到了一次声音,我 知道这一定是自己的头露出了一次水面。
       我明白这两次动作有用,我把双手和双脚再一次抱紧,第三次蹬踏,这一次,我的右脚蹬踏到了摇橹木船的船帮,我感觉脚下的江水发出一声深沉有力而又厚重结实的闷响,我的整个身体犹如一枚出膛的鱼雷,飞速脱离了行驶中的摇橹木船……

        以上场景发生在我70年代初横渡黄浦江(Huangpu River)之时,当年的横渡活动层出不穷,有区级的,也有市级的,更有厂方举办的,每个成年人都可下水,对于不少上海人来讲,横渡活动不算特别,横渡黄浦江时只要感觉自己不行,就举起一只手,救生艇马上会把你救起。
       但对于我来讲有些特别,因为当年我只有 12岁,要挤进这类公开组织的活动,实在不易,而我又天性胆大,如果不是我姆妈从小管教,我今天可能会把自己在美国和中国的房子全都拆了,再重新一砖一瓦盖起来,或许这种与生俱有的倔傲不驯的性格,导致我选择了一条捷径,那就是私渡黄浦江。
       私渡黄浦江,是一种冒险,也是一种精神,就像当年荆轲在易水边聆听高渐离击筑而歌要去刺杀秦王一样,结果明了,过程刺激,那些年的夏天,黄浦江、苏州河每天都会有人因游泳而淹死,为了制止黄浦江上危险的游泳活动,上海市水上派出所的干警们,每天都驾着汽艇,冲着外滩岸边下水游泳的人群嚷嚷,只要抓住屡教不改者,鞭子伺候就是常事,黄浦江边每天都可听见杀猪般的嗷叫。
       我不想被干警们鞭子伺候,也不想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嗷叫,我于是选择隐蔽的地方下水,这一隐蔽的地方不广为人知,它就是今天的the Bund东风饭店附近----中山东一路和延安东路交汇处,我选择这里下水是经过观察的,我知道这里的水虽然不太干净,可闻到一股淡淡的腥臭味,也可看到混浊泥色的黄浦江面上飘浮着生活垃圾,但这个下水点有很多木桩作掩护,下水时不仅不宜被干警们发现,也可以第一时间躲过从长江口进入黄浦江的大小轮船,对于我这个只有12岁的少年来说,像进行着一次渡江侦察记,内心的激动是难以形容的。

       私渡黄浦江这一天,气温并不很热,我从蓬莱路外公家出门,步行30分钟到达外滩的黄浦江边,我看到四周行人稀少,就快速脱下短裤衩和背心及球鞋,只穿一件内裤衩,翻身一跃,跨过了黄浦江边的护栏,再弯腰把短裤和背心等衣物叠起来,放在黄浦江边护栏内侧的地上,不让行人看到,转身踩着护岸的大石块,几秒钟后,我就下水了。
       这里,我要反省一下自己当年的错误,当年的我以为自己可以毫不费力游到黄浦江对岸的浦东,再接下来可以从浦东毫不费力游回外滩,所以12岁的我把短裤和背心等脱下来的衣物叠起来,放在黄浦江边护栏内侧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我想等自己游回来以后再穿上这些衣物回家,从这一举动可以看出,少年时代的我是何等不知天高地厚。
       但不知天高地厚是今天才知道的,当年的我对此毫无感觉,我只觉得人生应该如此,无论前面的路有多少危险,想好了就要往前走,不需要再犹豫,因此,当我这天下水后,迎面好几个浪涛打来,我被浪涛推后了好几步,我竟然感觉不到自己在江浪的作用下是这样渺小,更没想到自己此行会有什么危险。
       我用力踩着水,划着手臂,慢慢的,我离岸远了,离黄浦江的江心近了,此时的黄浦江正值中午,浩瀚的江面上看不到来往的大小船只,江面上非常干净,波浪一个接一个涌来,我像一片树叶向江心飘去。

       不短的时间过去,我回头一看,我离出发地已很遥远了,再抬头一看,我离黄浦江对岸的浦东也很遥远,最初的兴奋感平息,我开始有些不安,我虽已学会了游泳,但没受过正规训练,我第一次在游泳池内的深水区游泳,是被人推下水的,推下水后为了避免沉下去,我奋力向前划水,于是学会了蛙泳,那次经历距我这次游黄浦江只有2年多时间。
       这2年多时间里,我蛙泳进步很快,凭心而论,我确实达到了可以横渡黄浦江的水平(7年后,我参加了83238野战部队的武装泅渡,身背两颗手镏弹和一杆步枪,从百米宽的大河上游下水,游到下游,再从下游游回上游,几个来回40多分钟,那时我已19岁),但此时横渡黄浦江,我只有12岁,我什么也不懂,只有幼稚的勇气。
       我大口喘着气,心中有些忐忑,想回头,但想到离两岸已一样远,我已没了回头路,只好作罢,但转念又想到自己竟然这么顺利就游到了江心,心中又涌起成就感,于是有些得意,想停下来喘口气,开始调节喘气频率,腿有点酸,就放慢速度,游一会,休息一会,看一会,就这样,我在江中耽搁了一分多钟时间,我没想到,就是这耽搁的一分多钟,让我遇到了一场意外,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意外发生后,我的双眼露出了水面,我的双耳也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我看着远处疾驰而去的摇橹木船,知道自己已从摇橹木船巨大吸力中挣脱出来,我双手划着混浊的黄浦江水,对摇橹木船的愚昧和残忍很愤怒,但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我,已懂得力量对比的重要,我决定不再继续我的横渡黄浦江计划,停止这次冒险。
       几秒钟后,我进入了回游的行程,经过刚才的紧张博斗,我已没有任何疲累感,我的双臂和双腿已配合得极其协调,划水时,我将双腿保持在放松并伸直的姿势,收手时,双腿放松自然屈膝,吸完一口气后,双臂向前伸展约大半个位置,我就急速收腿和快速蹬腿,此时虽然产生一定反作用力,但有利于我双臂和双腿的配合,我能感觉到江水嗖地一下从我的大腿根流到我的脚尖,我用力划水,希望抓紧时间游回岸边,尽快回到位于蓬莱路的温暖的外公家。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胸部给什么东西划了一下,我知道自己的胸部贴着岸边的石头了,我爬起身,摸着岸边的大石块上岸,摇摇晃晃,找到放在黄浦江边护栏内侧的短裤和背心及球鞋,胡乱穿上,回头望望浩荡静谧的黄浦江,我才感到一种巨大的敬畏感降临到我全身……

       这种敬畏感由此陪伴了我一生,陪伴我来到了美国,也陪伴我来到了世界上许多拥有大江大河的国家,无论什么国家的大江大河出现在我面前,我的脑中都会出现故乡上海黄浦江的身影,我会想起她在关键时刻在我脚下发出的那一声深沉有力而又厚重结实的闷响,想起她在关键时刻在我身后涌起的那一股推着我上升的强大的波浪,想起自己对那条摇橹木船说的那一声:“绝不可能!”
       横渡黄浦江,对上海不少人来讲,不算什么特别的事,对于我来讲,是一次难忘的体验,它让倔傲不驯的我,第一次懂得了母亲河黄浦江的力量和临危不惧的价值!



       03-16-1997写于中国上海
       02-16-2012修改于美国



       上海外滩----西方人留下万国建筑博览群----红点处是我70年代下水的地方
横渡黄埔江被吸到船底是什么滋味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上海外滩,英文名为Bund,是西方人对上海外滩的称呼,全长1.5公里,南起延安东路,北至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东面即黄浦江,1846年辟为商埠后,西方各国在这里建造起鳞次栉比的52幢各种风格的大厦,有英国式、法国式、西班牙式、希腊式、文艺复兴式等,规划方案完全模仿英格兰默西塞德郡(Merseyside)江滨,西方建筑师称其为“万国建筑博览群”
       1943年上海外滩被改名为中山东一路

从今天浦东方向看过去的上海外滩全貌----红点处是我70年代下水的地方
横渡黄埔江被吸到船底是什么滋味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图为从今天浦东方向看过去的Bund上海外滩全貌,主要景点是西方各国留下的万国建筑博览群

1928年前的上海外滩全貌----红点处是我70年代下水的地方
横渡黄埔江被吸到船底是什么滋味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图为1928年前的Bund上海外滩全貌



上海人的母亲河----黄浦江

       黄浦江是历史上最早人工开凿疏浚的河流之一,她的上源有3条,主要水源来自太湖和淀山湖,至吴淞口入长江,全长114公里,宽约400米,终年不冻(除清朝时期,有过冰冻记录),是中国上海重要的水道。在吴淞口注入长江,是长江入海之前的最后一条支流。它流经上海市区,将上海分割成了浦西和浦东。
       黄浦江(常误写为“黄埔江”),始于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淀峰的淀山湖。淀山湖接纳了上游太湖流域的众多来水,有人认为黄浦江的水源于浙江安吉龙王山,但淀山湖以上的河流不能称之为黄浦江。
       黄浦江在穿越市区的60公里江段,水面宽阔,深度较大,是上海港客货码头所在地。上海港为中国吞吐量最大的进出口港,沿黄浦江两岸,先后建起的大小码头有100多个,其中万吨级深水泊位约有五六十个。码头岸线长度已超过 10公里多,黄浦江是一个河港,但又兼有海港性质,江上航道总长约60公里,平均宽260米,池水深度在8米以上,为了开通黄浦江对市区东西交通的阻隔,已建成多条江底汽车隧道和大桥。
       黄浦江是上海旅游中的一个重要的传统旅游节目,它不仅在于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代表着上海的象征和缩影,还在于浦江两岸,荟萃了上海城市景观的精华。


上海历次横渡黄浦江活动

       1949年10月1日,上海基督教青年会中青游泳队20名游泳运动员从浦东下水,至外滩延安东路码头登岸,开创了上海渡江游泳的先声。
       上海大规模渡江游泳活动始于1957 年夏,上海市首次横渡黄浦江游泳比赛,指定划船俱乐部筹建组负责筹备,3300多人报名,经测验,从中挑选120人参加横渡,7月2日,120名水上健儿冒着倾盆大雨从浦东黄家码头下水,直插江心,至划船俱乐部码头登岸,全程1800米,试渡成功。
       7月7日,上海推选10名男女渡江好手,赴武汉参加全国横渡长江比赛,7月14日,横渡黄浦江比赛再度举行,500多名参赛者,除2人外,全部顺利登岸,每人获“横渡黄浦江胜利”纪念章1枚。
       1958年8月,第二次渡江比赛,有1800人横渡成功。
       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渡江活动一度停止。1964年后,逐渐恢复,部分区县相继组织小型分散的渡江活动。1965年,渡江活动进入高潮时期。
       1965 年5月30~6月1日,上海组织规模浩大的群众性渡江活动,全市有2万5千余人参加,东海舰队出动大小舰艇10余艘,港监、航运、公安、交通和肥料公司等单位共支援救护艇100余艘,两天半的渡江活动中,2万5千余名渡江者绝大部分横渡成功,由于规模过大,人员过多,保护经验不足,有2名少年选手被波浪卷没丧生。
       1965 年7月18日,宝山海滨游泳场开放,上海首次举行万米泅渡长江活动。由市游泳队、驻沪三军、青少体校和虹口、南市、静安、徐汇、宝山等区县游泳健儿 200余人组成的队伍,从长兴岛东南江心76号浮筒处下水。顺水向终点宝山游泳场泅泳,当渡江队伍横穿黄浦江三夹水地带时,天空突然雷轰电闪,暴雨交加,江上掀起六、七级大浪,江面能见度仅一、二米,经过应变,全部安全抵达终点,全程 12000千米。
       同年9 月8日,举行上海-崇明-上海的横渡长江口活动,上午9时,选出120名运动员,分成12小队,从宝山县林家桥附近下水。当天晴空万里、微风轻拂,下午5时许,第一小队率先登岸。同天,一支由有34名游泳好手组成的渡江队伍,从崇明新河镇出发,胜利渡过长江口到达宝山县。
       1969 年1月10日,江南造船厂13周年庆,该厂组织横渡黄浦江冬泳活动。这日,阴天,寒风凛洌,气温-7℃,黄浦江水温4℃。五六十名冬泳健儿从江南造船厂码头出发,30分钟后全部登岸。
       1965 年~1970年,每年夏季,除全市性的大型渡江活动外,许多基层单位还结合军事夏令营组织横渡浦江、淀山湖、银锄湖等小规模的横渡活动,据统计,数年间,上海有上百万人参加了各种类型的渡江活动,其中仅上海划船俱乐部一处组织的长游、渡江活动就有近30万人次参加。
                                         


                                                  
  评论这张
 
阅读(237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