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谁把美国设立B-1和B-2签证消息告诉了中国人  

2011-04-12 12:06:48|  分类: 新闻内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把美国设立B1/B2签证消息告诉中国人


       到过美国的人都知道,B-1和B-2签证是美国的两种签证类别,它是专门签发给到美国从事商务考察或探亲访友人士的两种签证,从90年代初到今天,几百万的中国人拿着这两种签证进入美国,它们的有效期过去是一个月最多三个月,只能单次往返,随着中国人信誉的累积,B-1和B-2签证开始延长到半年,到今天许许多多中国大陆人已获准拿着有效期为一年、能多次出入境的B-1和B-2签证往返美国了。
       上海《新民晚报》当年独家把美国设立B-1和B-2这两种签证的消息告诉了中国人,时间是在90年代初,岁月流逝了近20年,此类事的记忆时常在我脑中浮现,我会对这一事件记忆深刻的原因,是因为当年的中国媒体不允许随意刊发美国驻中国使领馆的任何信息(今天也一样),为了把美国已正式设立B-1和B-2签证的消息告诉中国人,我当年费了一番周折。

来自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信
       90年代初,我在《新民晚报》工作了已10多年,爷爷辈的老师们退休之后,我担负的工作比过去多了许多,我在任记者和编辑的同时,也在任《国门内外》主编,还在撰写我的《知心博士》个人专栏,我每天忙碌的工作和担负的责任让自己逐渐形成了胆大心细的个性,那天早上,我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两封信,信封的大小和中国信封不同,近似于正方型,颜色是奶白色,地址是打印上去的,背后是一枚烫了金的美国国徽,它们都来自于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我打开第一封信,发现信里有两页纸,一页是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一位友人写给我的信(这里暂不公开他的名字),这位友人告诉我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正式设立B-1和B-2签证类别,这种签证专为商务考察和探亲访友人士服务,他说《新民晚报》如果能刊登这一消息,对广大赴美国签证申请人来说应该是一件大事,他说如果我想了解这一事情的详情,可直接打电话给他,另一页纸是打印好了的美国设立B-1和B-2签证的公告,我打开另一封信,发现和前一封信内容差不多,也是告诉我美国设立B-1和B-2签证,但写信人是领馆工作的一位中国助理(这里暂不公开他的名字),他也是我的一位朋友。
       我看着这两封来信,内心感谢这两位朋友的好意,我的老师们告诉我做记者要有各领域朋友,大家知你所思,急你所虑,不管你会不会感兴趣,大家记得把身边发生的最新一些事情和你分享,美领馆的朋友们告诉我的这一信息,对于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来说,是他们签证事务上的一件大事,对于许许多多即将赴美的中国人士来说,也是一件影响他们行为的大事,我按理应该通过自身所在的《新民晚报》,把美国的这一签证新政策及时告知中国的老百姓。
       但我手中拿着这两封信,却不知怎么办好,因为当年的中国外事机构和宣传部门纪律严格,每个人收到领事馆的信不仅要汇报,还要守密,更不用说把信里的内容放到新闻报纸版面上去刊登了,我尽管及时知道了美国的新签证政策,但我没有这个权力违犯外事纪律。

想到违反外事纪律就有些为难
       我坐在那里陷入为难中,我清楚地知道信里告诉我的事情非同小可,我想如果我去外事机构送审稿件,稿件很可能被“枪毙”了(上海新闻界用语:意谓稿件送审没被通过),我不可能违反送审结果仍然再刊登,反过来想,如果中国外事机构同意刊发这样的新闻,美领馆的朋友就不必自己出面了,他们只要交给上海外事机构转发给各报就行了,这或许正是美国使领馆的朋友给我来信的原因。
       我拿起电话,和美领馆的那两位朋友通了话,听到的回答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测,他们说考虑到上海能刊登这类新闻的只有三份报纸《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及《新民晚报》,他们认为解放和文汇比《新民晚报》保守些,所以只给我写了信,美领馆的朋友在电话中对我说:毛海波先生,盼尽力而为。另一位助理朋友告诉我外办不反对总领馆寄新闻稿给我,但刊登与否由我自己决定,我把稿件送去外办审核会不会被“枪毙”,他说 I don't know
       我对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有一定程度了解,里面的总领事和领事们和我有交流,当年的中国人说得最多的绰号叫"黄毛"的签证领事,是一位非常直爽和活泼的美国人,喝酒时会和我勾肩搭背,他太太也在领事馆任领事,前几年一个偶然的机遇中,我和当年爱吸板烟斗的总领事(这里暂不公开他的名字)在美国相遇,他后来送我一本他撰写的签上名的诗歌集,诗歌集全用中文写就,其不同凡响的中文功力让我吃惊,90年代的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没有互联网,没有网站,也没有其它大型纸质媒介,他们唯一发布消息的渠道只有使领馆门前的那块玻璃橱窗,那块玻璃橱窗只有两张报纸大小,没有人会主动跑过去看上面的公告,就算有人跑过去看了,阅读人数也只有几十或者几百,没法和每天发行量180万份的《新民晚报》相比。
       放下电话后,我有些拿不定主意,因为我不知道外办的"刊登与否由我自己决定"这样的话是不是托词,万一外办是要我来"唱红脸"而我没有领会他们的意思怎么办,我决定到外办去一次,把手里的稿件请他们审一下,盖个章,保险一点,不做可能违反中国外事机构和宣传部门纪律的事,我随即给外办的一位我很熟的负责人(这里暂不公开他的名字)打了电话,出报社门直奔外办大楼而去。

新闻事件很可能无声无息过去
       当年的外办大楼在今天的波特曼商城边上,一座大型别墅楼群,离报社20分钟路程,我从中苏友好大厦(即上海展览中心)的前门穿到后门,就可看到南京西路上的外办楼群了,进门找到这位很熟的负责人,他笑呵呵地迎接了我,听完了我的来意,看完稿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要给美国人作免费广告? 他说这话时脸上含着笑意,一看就是在说笑话。
       我笑着纠正他说: 美国人的签证是发给我们中国人的呀。
       这位负责人还是笑着说: 最好不要登了,你一登,解放、文汇都要登怎么办?
       我又笑了,我说: 搞不懂了,新闻登还是不登,要看解放、文汇是不是都要登决定的?
       这位负责人大笑起来,他说: 我不给你盖章,也不签字,你自己决定吧。
       我说了好一会,这位负责人还是这样表态,我没办法了,只好离开外办大楼,我知道这事就这样结束了,稿件尽管没有被“枪毙”,但它和被"枪毙"差不多,尽管这位负责人说了你自己作决定吧,但严格意义上说这篇稿件的审核没有通过,没有公章,也没有签字,连个凭证也没有,我没法回到报社说审稿通过了,我当年对社会的悟性还是不够,不懂这位负责人那样说已经给我铺了一条生路了。
       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一定要去外办审稿? 大家可能不知道外办的性质,外办的负责人很多是老外交官,他们在长期的外交工作中养成了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很多人的性格刚柔相济,我在和他们的接触中受益匪浅,我每次既是在请他们审稿,也是在请他们帮我把握好处理稿件的分寸,因此我在主编《国门内外》这一中国唯一的涉外专刊多年中,没有犯过一次外事错误,民调还显示读者的欢迎程度排在第一,这在今天看来也是很难做到的。
       出了外办大门,想到审稿不如意,心里有点不好受,想到不能把这一新闻刊登出去,中国的老百姓没有别的办法以最快速度知道这一消息,这一新闻事件很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过去了,我心里又有些冲动,我想能不能像报社其它优秀记者一样,外办不盖章就找台办,台办不盖章就找侨联,侨联不盖章就找市里分管副市长,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新闻就千方百计让它"合法化"刊登上版面。
       但我当时手里拿着的是美国驻中国使领馆的新闻,外办不盖章就没有任何单位能盖章,除非我再去找当时的外办当家人徐兆春主任,或找分管外事的副市长赵启正,以他们的开阔眼界一定会帮我让稿件盖上章的,但我为了一篇签证新闻稿那样劳师兴众值得吗(我当时不会想到美国的B-1和B-2签证会在今天的中国几乎家喻户晓) ?我想能不能运用自己的一些权力和技巧,波澜不惊实现自己的刊登目的呢,因为这位负责人不是说了你自己作决定那样的话吗? 我想到自己负责的专版的最后签大清样者是我的老师,时任副总编辑周宪法,只要他到时不坚决反对,我很有可能把这一新闻在专刊上刊发出来。

后果会怎么样当时没有考虑过
       想好这一特别方法,我开始付诸行动(我接下来做的事后辈不能学,那是犯错误的事,我仅此一次,再无后例),我把稿件先发到了排字房(过去叫排字房,今天叫激光照排中心),我始终跟在工人身边,把他们输入完成后的稿件小样拿在了手上,并告知工人此稿不需要校对和送审,只听我指令上版面,我把小样拿在手上不送校对和送审的目的,就是不想让小样在进校对部后直接分送到分管总编周宪法的办公桌上。
       我这样做的意图是不让更多人看到小样,尤其是不让周宪法先看到小样,那样的话他就少了几小时的判断时间,只要他不对这篇稿件及时作出撤稿决定,我就有可能在他看大清样时以时间来不及等理由搪塞,那样的话,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正式设立商务考查和探亲访友签证(即B-1和B-2签证)的新闻,就有可能刊登在报纸版面上,至于刊登出来的后果会怎么样,我当时没有考虑过,三十岁出头的我当时脑子里只想到先刊登,后果不管它,我想邓小平和我想得也差不多:摸着石头过河。
       我的操作方式一路顺风,出大样时,我留出了版面位置,没有把这篇稿件放到了版面上,最后出大清样时,我才把美国设立新签证类别(即B-1和B-2签证)的新闻放到了版面右上角,我请人把大清样直接送到周宪法办公室去,然后一个人静静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结果。
       时间过去了很久,和以往不同的是,周宪法这一次自己下楼来了,他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门口,手上拿着那张大清样,我想他肯定是来问我这篇稿件的事了,我该怎么回答?撒谎我不会,也不能,照直说又不行,他肯定会叫我拿着稿件去外办盖了章回来。

下楼来当我面在大清样上签名
       我正想着对策,周宪法来到了我办公桌边,把大清样往我边上的资深记者杨建国兄的桌子上一放,指着大清样上《美国新设立签证类别(即B-1和B-2签证)》的新闻稿问我:“小毛,这篇新闻可靠吗?”
       我说:“可靠的。”
       他又问:“外办知道这件事吗?”
       我说:“知道的”。我的脑子里在瞬间急转弯,他问的不是外办同意刊登吗?而是问外办知道这件事吗?我想美国新设立签证类别这么大的事,外办怎么会不知道,更何况我不是去过外办了吗? 所以我这样回答没有错,外交部的部长们不都是这样偷换概念回答提问的吗。
       周宪法看着那篇新闻稿说:“以后这类稿件,最好在下面加上来稿单位的名字,如中新社供稿,新华社供稿,xx大使馆供稿,xx领事馆供稿等。”
       我心里一惊,难道他看出了我这篇新闻稿的来路不“正”?
       我赶紧说:“好的,我加上。”
       周宪法转脸看着我说:“外国机构比如外国领馆来稿,掌握分寸,多和外办以及公安局出入境等外事部门联络,听听他们意见。”
       我感觉有些语塞,不知怎么接口,不过没等我回答,周宪法就接着说:“我先签字,你再核准。”
       我这时才看到,大清样上没有任何签字,他这次是特地下楼来和我核查这篇新闻的。
       接下来,周宪法就坐到我边上的杨建国兄的桌子旁,拿起一枝笔,在大清样的右上角签下了他的名字和日期,再加上“付印”两个字,其中“印”字的最后一竖很长,长度超过“印”字本身七八倍,这是他这么多年来仅有的几次下楼来、当着我的面、在大清样上签下他的名字和日期。

为自己当年的冲动心有千千结
       看着周宪法在大清样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我心里生起感慨,近20年过去了,当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今天想来师生感情真的难能可贵,周宪法这么聪明的人,他这么可能被我几句话就糊过去?我可以肯定地说,他当时已看出了我最后出大清样时才补上去的这篇新闻稿有“问题”,但他或许觉得这篇有“问题”的新闻稿有它的价值,把它作为政策类稿件看需去外办送审盖了章回来,把它作为服务类稿件看可免去这一程序,不同类型问题不同方法处理,这是和外办那位负责人一样的领导艺术,他信任我,在不希望我出错的同时,他也赞同我的新闻能力和胆识,所以签下他的名字,今天看来,如果没有他的信任和赞同以及最后的签字,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正式设立商务考查和探亲访友签证(即B-1和B-2签证)的新闻,是不可能在当年的《新民晚报》刊出的。   
       新闻版面在几小时后送印刷厂付印,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如坐针毡,从这一天下午起到第二天早上,来自外事部门的任何反馈都让我神经紧张,幸运的是外事机构和宣传部门没有任何声响,而社会效果却好得超出了想象,全国大小报刊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纷纷转载,很多中国人知道了可以用B-1和B-2类签证访问美国后,美国驻中国使领馆门口在不多的日子里排起了长队,中国人都为美国开启了又一扇赴美的大门而高兴,直到今天许多媒体刊登有关美国B-1和B-2签证文字时,还会转载或依据我当年的那篇报道。
       当年的外事机构负责人或许将我自己决定把这一新闻登上版面看成是特例,因为它是一篇对中国老百姓有利的新闻,他们或许认为刊发这样的新闻的我不该为此受到处罚,没有他们的默认,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正式设立商务考查和探亲访友签证(即B-1和B-2签证)的新闻同样也是不可能在《新民晚报》刊登的,但我自此还是为自己的冲动心有千千结,因为我在有意无意中可能把老师周宪法及报社拖下水,岁月的日历翻过去许多页,我对这类涉外新闻需要中国外事机构和宣传部门审批的规则已见怪不怪,外事部门禁止媒体自主刊登涉外新闻的做法也不会让我不解,因为我已到了接近当年我老师的年龄。

没有无私奉献没有报纸的兴旺
       我在今天把这两种美国签证进入中国的内幕写出来,是因为美国的B-1和B-2签证已成为了中国人访问美国的主要签证,今天已鲜有人知道这两种美国签证在90年代进入中国时曾经发生过的故事,更鲜有人知道当年的《新民晚报》曾有一批“摸着石头过河”的人存在,这批新民报人在老一代新民报人如赵超构、束纫秋、冯英子、梁维栋、沈毓刚、张林岚、周坷、吴崇文、陈亮、曾公善、周丁、李仲源、张之江等办报理念的熏陶下,无私地为这份报纸奉献了心力,没有这一批新民报人对这份报纸付出的感情,就没有当年中国老百姓对这份报纸如此的厚爱。
       那一时期类似这样的读者喜闻乐见的独家新闻在《新民晚报》版面上不断出现,使得这份报纸的影响力不断扩大直至达到高峰,经历过那段岁月的许多新民报人大都有几段甚至几十段像我这样的故事,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批人都老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退休了,这一批人中年龄最小的我到美国工作也已十几年了,如果大家都能把这样的故事写出来,相信读来一定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06-19-2009写于乔丹母校、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04-16-2011修改于美国西部



这是从墨西哥入境美国时看到的车流
《新民晚报》把美国B-1和B-2签证介绍进中国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许多次从墨西哥回美国时看到这样的车流,绵延一公里,没有人摁喇叭,没有人插队,四周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和墨西哥阿米哥小贩的叫卖声,没有别的声音,所有人都在车里耐心排队等待进入美国,这一时刻,谁都能感受到美国的国家尊严


这是从加拿大入境美国时看到的车流
《新民晚报》把美国B-1和B-2签证介绍进中国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目睹和平且有尊严的美国边境,不感慨也难


这是人们乘飞机从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入境美国
《新民晚报》把美国B-1和B-2签证介绍进中国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从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进入美国接受海关行李检查


这是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内的大草坪
《新民晚报》把美国B-1和B-2签证介绍进中国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围墙内是错落有致的树木和两三层高的别墅楼,中间是半个足球场大小的草坪,80年代末起,我多次进入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内,在大草坪边上的长椅上,看着身边的景物,想着自己脚下踏着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土地,拥抱我的却是中国上海的空气,感觉人生体验多么奇怪?后来我知道,这座亭院别墅的最初主人是日本丰田汽车的创始人,二次大战后,上几代的人去世了,八十年代中期,丰田汽车的后人前来辩认,凭儿时的记忆,再也说不出子丑卯寅了,由此这座亭院别墅的历史至今无人能说清楚,变成了一个谜


这是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新馆夜景
《新民晚报》把美国B-1和B-2签证介绍进中国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位于中国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新馆是美国国务院历史上第二大海外建设项目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新馆由5座建筑物构成,其中有一座海军陆战队岗哨
《新民晚报》把美国B-1和B-2签证介绍进中国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新使馆由5座建筑物构成,它们各具功能:一8层的主办公楼,与其相邻的是一3层的中庭办公楼,一座海军陆战队岗哨,一领事/签证办公楼,和一栋多用途的附楼


  评论这张
 
阅读(289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