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痛悼上海女作家蒋丽萍 毛海波越洋博客  

2010-07-28 07:45:20|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上海女作家蒋丽萍
----遥寄林伟平


       写蒋丽萍的悼文没法冷静,因为她只比我大6岁,在当年九江路(外滩)41号新民晚报的老办公楼里,一大群大姐级女记者中,蒋丽萍是最容易相处的姑娘之一。
       写蒋丽萍的悼文没法不流泪,因为她的先生是林伟平,在当年新民晚报一大群名闻上海的记者中,文化生活部的记者和我的感情最深,林伟平是其中极具才气却最懂得谦卑的一位。
       林伟平兄,今晨,请允许我为蒋丽萍点上一束香,隔着浩瀚的太平洋为她送行,在袅袅飘向空中的烟雾中,为你也为蒋丽萍,也为曾经为1982年新民晚报复刊筹备工作作出过贡献的所有辞世了的老新民报人流几行泪。
  

       蒋丽萍昨天凌晨走了,美国中文网公布的蒋丽萍噩耗的时间是2010年07月24,她病逝于上海同仁医院,终年只有56岁,一个在新民晚报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人走了,一个在我们大家心目中留下极好印象的人走了,面对噩耗,百感交集,难以言述。
       初识蒋丽萍,是从《萌芽》杂志上读到的蒋丽萍的一篇《她,讴歌欢乐》的短篇小说,这篇短篇小说获得了1981年首届萌芽文学奖,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再识 蒋丽萍,是在新民晚报复刊一周年的庆贺总结会上,她在那次庆贺总结会的前后,忙东忙西,彩排了好几个节目,其中就有女声小组唱,在庆贺总结会的前几个星 期,她来找我,问我:你办公室后面的那扇门,能打开吗?
       我回答:能打开,但后面已变成朱伟伦的创作室了(当年的新民晚报社会新闻版编辑朱伟伦兄正在里面日以继夜利用下班时间创作长篇小说)。蒋丽萍说她正在找排 练的地方,以迎接新民晚报复刊一周年的庆贺总结会,她说找了好几天了,也找不到一个安静的不惊扰大家的地方。
       确实,复刊一年来,全报社上下不管老的少的,都是不计报酬,超时工作,每天按理5点下班,经常天一黑,编辑组办公桌上,一盏盏台灯就亮了,再去走廊上看 看,同样的情景在其它采访办公室发生,很多编辑和记者每天都工作到9点以后才下班,很多老报人及编辑和记者没休息过一天,难怪蒋丽萍她们找不到排练的地 方。
       我听她这样说,也为她着急,于是陪着她打开办公室后面那扇门,上上下下视察了一番,最后发现不够理想,一是地方窄小,二是脏乱差,只能作罢。后来,蒋丽萍 跑到报社外面找到了一处排练场所,使得参加演出的人员有了练声和练唱的机会,当时参加排练和演出的有总编办记者秦亚萍,政法部记者宋诤,经济部记者方燕, 文化部记者唐宁等,这些今天已年届退休的著名女记者在当年都很年轻----27岁至30岁之间----因此热火朝天了几星期后,一出精彩的演出就呈现给了 参加新民晚报复刊筹备工作的全体同仁。
   

       这天下午,俄罗斯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成了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因为蒋丽萍当年曾在上海第四师范学校就读,进过俄文班学过俄文,唱俄罗斯歌曲是她的强 项,只不过当年蒋丽萍学俄文学到一半,情况就发生了变化,考虑到将来开设俄文课的学校会锐减,蒋丽萍不得不在学俄文的同时再学英文,结果两年毕业后,蒋丽 萍被分到了吴淞中学当老师。
       蒋丽萍当过老师的吴淞中学,我和报社另一位同事及好友薛晓逊曾经去过,薛晓逊当年和蒋丽萍一起考进《新民晚报》,蒋丽萍曾在她的回忆散文中透露,薛晓逊是 她同期20人之一。在考进新民晚报之前,薛晓逊是80年代上海最红火的行业,拥有数万名团员青年的上海市xx局的局团委书记,我和薛晓逊之所以会跑到那么 远的吴淞中学去,是因为当年《新民晚报》复刊筹备领导小组成员之一的王玲找到我和他,告诉我们俩报社的决定----薛晓逊和我共同兼任对报社新的应聘人员 的政审工作,因此那段时间里,我和薛晓逊每天下午2-3点出报社门,匆匆赶向每一个接受过报社考试的应聘者所在的单位,几个月下来,我们跑了很多路,每次 回家都在晚上9点到11点左右,最远的跑到宝山区和闽行区,蒋丽萍任职过的吴淞中学,由于出现了又一位应聘者参加新民晚报社的招聘考试并获得了通过,因此 成了我们名单上需要前去政审的单位之一。
      


       岁月流逝了近30年,和蒋丽萍当年一起考进《新民晚报》的薛晓逊已因心脏病离开了人世,他逝世时只有40多岁,我身居海外也已十几年了,吴淞中学当年的模 样我已记不太清楚,这里转栽蒋丽萍生前写过的一篇散文中的一个章节,以飨大家对吴淞中学当年旧貌的关心,蒋丽萍写道: 吴淞中学是个百年老校,有着美丽的校园,校园中的凹字楼铺的是木头地板,春天的时候,紫藤和丁香隔河相望,红蜻蜓就在河边飞来飞去。最令人激动的是它的图 书馆,藏书非常丰富。那里就成了我的避风港----平时,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图书馆看书。有的时候,看着看着,就把上课给忘记了,直到教导主任金老师 ----一位非常能干优雅的女教师,风驰电掣般地奔进来,我才仓惶跟她出去拿了教案进教室。
       从蒋丽萍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大大咧咧的姑娘的身影,确实,当年的新民晚报复刊一周年的庆贺总结会上,蒋丽萍表现得也同样如此,演出结束前,蒋丽萍 特地前来拉任荣魁副总编上台,因为她得知老任来自《西藏日报》,蒋丽萍确信老任应该能歌善舞,会唱金珠玛米赞,她拉着老任的胳膊说:你非得跳一个西藏舞给 大家看看,不跳西藏舞,也得跳个新疆舞给我们大家看。
       蒋丽萍性格中的直率,坦诚,透明,和善,在新民晚报这次复刊一周年的庆贺总结会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赢得了很多老新民报人的喜爱,蒋丽萍的名字就此在报社内 成了一个符号,一个善良和纯朴,朝气和蓬勃的象征,蒋丽萍也在这一过程中寻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几年后,蒋丽萍和新民晚报文化生活部的记者林伟平结成了伉 俪,按当年新民晚报编辑部老领导梁维栋先生的话说,才子才女,天作之合。
   

       蒋丽萍曾写过一篇名为《考试》的散文,记录了称她为才女的新民晚报编辑部老领导梁维栋先生对她的一段故事,蒋丽萍写道:那个时候,因为是“爷爷”训“孙子 ”,所以,就更加不讲情面。记得矮矮胖胖满头白发的编委梁维栋先生,常常拿着我的稿子,从编辑部穿过经济部,人还没有踏进政法部,就大着嗓门教训起来 了:“蒋丽萍,你写的是什么东西?!”脸皮薄一点的简直会受不了的,我却是倚小卖小,跟他胡闹:“怎么啦,怎么啦,我写的不是通讯嘛!”他的嗓门就更大 了:“这是通讯?这是通讯吗?小鬼头,还嘴巴硬!”接下来,就又是一课。虽说我嘴上有些油腔滑调,心下却是虔诚的。就这样在老先生们的教诲下,慢慢地步入 了新闻记者这一行,一干就是八年。
       就是这个训蒋丽萍是“小鬼头,还嘴巴硬”的梁维栋先生,却称蒋丽萍的丈夫林伟平为才子,这在能人俯拾即是的报社内,多多少少有些出乎人的意外,但岁月过去 了近30年,今天看来,称林伟平为才子一点也不为过,当年的新民晚报文化生活部里,确实云集了一大批才子,除去老一代的李仲源,欧冠云,姚荣铨等不说,年 轻人中就有徐克仁,俞亮鑫,沈次农,林伟平等,林伟平是其中最沉默寡言的一位,我的老师、新民晚报副总编周宪法曾对我说,文化生活部的记者里头,文字最最 干净的有两位,一位是唐宁,一位是林伟平。周老师的话一语中的,我做了8年的文化编辑,和文化生活部的记者有着极其密切的互动,林伟平每天放在我办公桌上 的文稿,一眼望去就像书法作品一样,清洁而隽秀。
 

       文字干净还在其次,林伟平做人也让人翘大拇指,在我上海书房的书柜上,摆放着一套精装本54卷现代文学大丛书,它们是林伟平和朱伟伦一起谋划送给我的 Surprise,那是在八十年代末,文化生活部主任武璀老师及林伟平、朱伟伦等约我一起去上海一家出版社参加庆祝活动,在那次庆祝活动上,林伟平和朱伟 伦兄及武璀老师策划了一个小插曲,他们让我上台去抽奖,我稀里糊涂竟然抽到了一份大奖---一套54卷精装本现代文学丛书,我当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 会有这样的好运气,直到搬着沉重的书回来的路上,我才知道这是林伟平和朱伟伦及武璀一起为我安排的一份礼物,他们看着我这个编辑一年到头只知为大家辛辛苦 苦做嫁衣裳,几乎没有半点工作之外的回报,所以决定给我这一次意外的惊喜。
       这一意外的惊喜转眼过去了二、三十年,它在今天仍然让我记忆犹新,它是发生在八十年代九江路外滩41号大楼里的无数个惊喜之一,它也是我们这一代参加新民 晚报复刊工作的新闻从业人员的精神财富,这样的一个个小惊喜,淡淡地在报社内发生着,影响着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也影响着蒋丽萍和她的丈夫林伟平兄,他们 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直到1988年(后一年)蒋丽萍离开新民晚报,到上海作协任专职作家。
  


       担任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后,蒋丽萍和《新民晚报》的联系更为紧密,她除了应邀在沪、杭两地做电视谈话类节目主持人之外,为了写作中国著名报人陈铭德、邓 季惺伉俪的传记《民间的回声》,她曾在10年内多次自费前往北京、重庆等地收集资料,蒋丽萍在她的回忆散文中说:原先报考《新民晚报》,只是抱着个人寻找 出路的想法,却不料进了报社,等于进了一个宝库。日常见到的赵超构、梁维栋、张林岚、李仲源、吴崇文、沈毓刚、冯英子、周光楣等老先生,都是中国最后的报 人----解放后对于编辑记者的称呼都是“新闻工作者”,他们当年都是办报高手,且都是站在民众的立场上,“为民分忧,与民同乐”(赵超构语),他们的精 神着实滋养了我们这些后来者,以至于我即便离开了《新民晚报》,依旧对于它的历史深深着迷……
       《新民晚报》的记者夏琦和王剑虹这一次报道了蒋丽萍的两大遗愿,第一个遗愿是希望儿子能够回到英国把书念完。另一个遗愿就是她的三部书稿的完成出版。林伟 平说,蒋丽萍生病以来一直放不下自己的三本书,其中《浦熙修传》已经完稿,而写《新民报》女老板邓季惺和她的兄弟们的《澹园的孩子们》以及《赵超构》都还 有尾声没有完成。林伟平告诉记者,蒋丽萍每次在医院结束一轮化疗回家休养的时候,如果身体条件许可,她依然会继续她的书稿,《赵超构》未完成的内容正由林 伟平在写。
                  

       蒋丽萍已无法看到这些书稿的完成了,她在昨天凌晨走了,她的离去,是中国文坛的一大损失,也是所有曾和她同事并是她丈夫林伟平友人的人们这几天最大的伤心事。



       7-25-2010于Randonneurs



痛悼上海女作家蒋丽萍 (遥寄新民晚报林伟平)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1988年上海“两会”期间,34岁的蒋丽萍在记者招待会上,向朱镕基市长提问。蒋丽萍的右手为时任新民晚报经济部副主任潘新华兄,左手为时任新民晚报副总编徐克仁兄 此图片摄影为新民晚报老记者夏永烈


痛悼上海女作家蒋丽萍 (遥寄新民晚报林伟平)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蒋丽萍辞世前留影,其风霜感让人无法相信她只不过年过五十



   蒋丽萍简介
    蒋丽萍,1954年10月出生,籍贯江苏江都。1970年中学毕业;1971年赴崇明农场务农;1978年入上海第四师范学校俄语班学习;1980年至1981年在吴淞中学任教师;1982年至1988年(后一年)在新民晚报任记者;1988年(后一年)年 至今为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1981年开始在《萌芽》杂志发表小说,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女生·妇人》(与程俊英合著)、《水月》、《柳如是·柳叶悲 风》,长篇人物传记《民间的回声——〈新民报〉创办人陈铭德邓季惺传》(与林伟平合作)等。生前正与林伟平合作撰写《新民报》创办人邓季惺的家族史和《新 民报》名记者浦熙修的传记。



  评论这张
 
阅读(313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