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从索马里海盗释放中国人质想到黄金荣  

2009-12-29 11:30:34|  分类: 国家大事和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索马里海盗释放人质想到黄金荣



    索马里海盗和上海滩大亨黄金荣风马牛不相及,为何我会在此时想到中索两地相隔八九十年人物的名字?如想知内情,请看我写下去。


       中国外交部网站今天发布了一则消息,外交部发言人28日宣布:据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报告,经多方努力,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8日2时33分,25名中国船员和“德新海”轮安全获救,中国海军护航舰艇编队已将该轮置于其保护之下,并将检查船员身体,补充给养,护送船员船只至安全海域,使其尽快安全回国。
       这一消息无论从何种角度看,都是一个好消息,只要人员能够平安回家,就是最大的成功,至于手段是花钱还是卖面子还是武力,这不是我今天要在此讨论的话题,所以我首先要在这里声明,我此文没有一丝借古喻今的意思,如果有好事者硬要对此文作联想,请走一边去,不要读此文,免得大家彼此不开心。
       促使我今天写此文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我听到索马里海盗释放中国人质的消息时,我手中正捧着一本香港50年代出版的野书在读,书中详列了上海滩大亨黄金荣的“英雄事迹”,其中就有他舍身进山救出人质的精彩描述,这一事件发生在上海滩大亨黄金荣年近退休之前,解救人质的全过程就靠黄金荣一个人,此事在当时让很多人感到匪夷所思,在今天看来也颇富传奇色彩,我现在拿出来和大家分享,是想让我们大家看一看古今中外解救人质的相同和不同之处。


       古今中外”剪径”事件的不同点常常反映在事件的最后结果上,在我们从小读过的所有中国史书上,劫住马帮或车队后的所有草莽,大都会喝叫马帮或车队必须留下买路钱,他们所指的买路钱,或是你随身所带的银钱的百分之几,或是按你这一车队总货物的总价值来勒索,很多史书上记载的马帮或车队被”剪径”后,二东家星夜兼程带着赎金前往出事点救人的故事比比皆是,草莽英雄一路给马帮或车队不断制造麻烦的事例也是不胜枚举,这是古今中外”剪径”事件的相同之处。
       但很多草莽往往在拿到赎金之后就会将扣押的人质放行,以撕票作为结果的很少,这其中或多或少反映了草莽在素养和道德观上的差别,也反映了草莽也是江湖中人,也有一个遵守江湖规则的"行为约束",索马里海盗近年来一直奉行一个规则,在抓到各国的船员后就开价要赎金,少则几百万美元,多则上千万美元,拿到钱后就马上放人,这种守规矩的作为和中国大多数草莽的”剪径”行为完全相同。


       但在一九二三年五月十日,上海大亨黄金荣遇到的却是一件既不要赎金,也不惧武力,只要他黄金荣亲自到深山峻岭来一趟的震惊中外的刼车案。
       这一天在山东江苏两省交界的津浦线上,发生了一起规模特大的刼车案,临城附近的一段轨道,被一批盘踞在峄县深山峻岭里的草莽破坏了,当天深夜,那辆满载一百几十位中国旅客和包括法国参赞穆安素等人在内的几十个洋人的火车在临城郊外出轨,由孙美瑶和郭其才率领的草莽一拥而上,当场杀死洋人一名,同时将人质全部掳入山中,由于此事发生得极其突然,消息一传出,海内外震惊,所有人都手足无措。
       为了保证这两三百华洋人质的生命安全,当时的中国政府和山东督军田中玉不敢派兵进山围剿,改由交通总长吴毓麟和田中玉一起出面,亲自赴枣庄与草莽代表进行谈判,与此同时,淮海镇守使陈调元,天津警察局督察长及洪门大哥杨以德也以“兄弟”身份,劝孙美瑶释放肉票,北政府也应允草莽很多条件,但无奈陈调元及杨以德辈份不够,影响力太小,所以到了五月十四日夜间,二十余股草莽头目聚集开会,意见不能统一,于是情况临时生变,谈判破裂了。
       无奈之下,当时的中国政府有心动武,五月廿一日,官兵进山包围了峄县的深山峻岭,航空署也派出飞机在山头盘绕示威,但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大家也知道这对解决问题不起任何作用,先不说能不能打赢草莽,就是打赢了,人质也被撕票了的后果,没人敢一肩挑起,于是事件进入了僵持阶段。
       正在为难时刻,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草莽头孙美瑶忽然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他派外国记者鲍惠尔下山,向官军捎口信,称如果官方还想重开和议,唯有将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总探长黄金荣叫来,他才会和黄金荣进行单独磋商。


       黄金荣此时身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听到这一消息后,惊诧不已,他想,我黄金荣是何许人,山东的草莽孙美瑶为什么要和我谈判?我和孙美瑶素昧平生,为什么偏偏挑我去谈判?他心怀疑惧,所以不想去。
       但由于法国参赞穆安素等人都被困在山上,生死危在旦夕,法国驻沪总领事催请黄金荣立刻启程赴山东,去和土匪谈判。
       这种情况下,黄金荣为难极了,他吃的是法国人的饭,不能在此关头不给面子,但又怕此行凶多吉少,无奈之下他只能问计于杜月笙,杜月笙想了一下说:金荣哥,你这趟非去不可,这是祸富同时临头,你没法推辞。
       但杜月笙接着说,我到张老太爷那里去跑一趟,看能不能给你领一张保险单来。
       张老太爷是谁呢? 说起来话就长了,但因为今天主角不是他,所以我这里长话短说,以后有机会再写他,今天只告诉大家张老太爷是当时的通海镇守使张仁奎(镜湖),他是那个年代唯一又在当官又是青帮中辈份最高(大字辈)的大哥,当年上海海格路上的范园就是他的住处,杜月笙在青帮中的辈份,算起来还比张镜湖小了三辈。
       因此关键时刻,杜月笙想到了他,杜月笙决定放下自己当时已显赫一时的身价,前去求这位老太爷,期望由于他的出面,能使自己的恩人兼大哥黄金荣一路顺利,平安归来,因为当年的青帮非常讲规矩和辈份,这位老太爷如能出面,峄县的深山峻岭中如有青帮弟子在掌权,就很有可能会给张老太爷这个面子,杜月笙为了黄金荣的安全,面对遥不可及的山东峄县,也只有用这个办法为兄长出一点力了,由杜月笙这一举动,你可想象当年的道上兄弟还是很讲情义的。


       这里杜月笙安慰了黄金荣之后,一小时不到,杜月笙就赶到了张老太爷在上海海格路上范园的家,到了之后杜月笙就低三下四地提出了一连串的要求,所有要求的归结点就是想请张老太爷写一封介绍信,等等。
       接待杜月笙的是张镜湖的弟子吴昆山,他听完杜月笙的请求后笑了,他连说不必和不用,他笑吟吟地告诉杜月笙,请回去告诉黄老板,叫他放心,只管到临城抱犊崮区草莽窟里去走一趟,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只要把“张老太爷”这四个字提一提就行了。
       杜月笙是道上走动的人,他立刻明白了临城抱犊崮区草莽窟里一定有张老太爷重要的后人在掌权,因此马上回来告诉恩人兼大哥黄金荣,请他尽管放心大胆去山东,以他的判断,此行绝对不会有风险。
       于是,黄金荣完全放心了,他自家掏腰包,花了好几千块钱,按照记者鲍惠尔带来的口信,为了解决山中急需,买了一千多条草席,好几百只面盆,无以数计的毛巾和牙刷等等日常用品。
       几天后,黄金荣登上了临城抱犊崮区草莽所在的深山峻岭,在一点也不明白原委的情况下,开始了他解救几百个人质的“拜山”之行。


       黄金荣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是,孙美瑶等人给予了黄金荣盛大而热烈的欢迎,孙美瑶不仅派人下山来接黄金荣,还在山上张灯结彩,敲锣打鼓欢迎他。
       黄金荣直到这时才明白,原来自己今天不仅仅具有官方委派的谈判代表的身份,还有一个临城抱犊崮区草莽所在的深山峻岭最高贵客的身份,这一贵客身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黄金荣几十年来的为人换来的,为什么说是他为人换来的?因为谁也不会想到的是,当年的黄金荣曾经救过孙美瑶和他的家人,这一隐情直到黄金荣见到孙美瑶面之后才刚刚知道。
       原来,故事发生在十年前,孙美瑶和他的家人当时还很潦倒,不仅没有拥有兵权,还曾经为生计来到上海谋生,不料在无知中犯了案,黄金荣在法国巡捕房的手下就把他们全部抓获归了案,关进了牢里,案卷最后送到黄金荣手上,黄金荣一看是山东人,心想一定是在无知中犯案,所以就对手下说,下不为例,全部放了吧。
       黄金荣这一做法在当时是举手之劳,但他就常常在这些小事上宽宏大量,假公不济私,由此获得了一批又一批强人的心,所谓恩威并施,才使得他在后来的日子里确立了自己在上海滩大亨的地位,但发生在他身上的孙美瑶和他的家人之类的事太多了,所以他早就把这件事完得一干二净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是,孙美瑶和他的家人不会忘记,而且一直在想办法对他报恩,所以这一次孙美瑶就专挑黄金荣出头,有意给黄金荣在国人面前露面和获得尊敬的机会。


       结果当然是既有了“张老太爷”这四个字的面子,又有了黄金荣在十几年前的一次无意之举带来的功德,接下来的事就进行得极为顺畅,孙美瑶为了表示诚意,取信于官方,请黄金荣把英国人史密斯,美国人爱伦无条件带回山下去。
       五月卅一日,由当地绅士八人,北平商联会代表二人,上海商会代表黄金荣一人,陪同半官方人士陈调元、温世珍、安特生,在雾家原和草莽方代表郭其才、刘武刚重开谈判。
       六月一日,陈调元和温世珍带了几名书记,进抱犊崮点名收编草莽,同日,山东督军田中玉派人自天津购来军装两千套,另备大洋五万元,令吴长植入山分发,以资犒赏。
       到此,轰动中外的临城刼案宣告圆满解决,谁都知道了,临城一案,没有上海滩来的黄金荣,也就没有几百个人质的获救,短短几天内,黄金荣的名字传遍了中外,黄金荣的声誉也在短短几天内达到了顶峰。


       黄金荣解救人质的过程在当时有它的特殊性,但也有它的普遍性,放到今天纷繁复杂的国际局面中来看,我们不妨可以从中学习到某些正面的经验,俗话说水清则无鱼,而无鱼也就无宴,这是大家都能懂得的道理,因此如何善待或接交一批国际级的黄金荣们,这或许也是新形势下我们应该研究的一门课题。


       12-28-2009

  评论这张
 
阅读(262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