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海波越洋博客

美国东部住处一景,冬雪飞舞之后,春天就来了

 
 
 

日志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2009-11-01 15:34:19|  分类: 笔下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美国西部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的北面,有一条街,它有一个不太容易让人记住的英文名字,它的英文名字叫San Pasqual St(圣帕斯夸尔街),但它同时也拥有一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中文名字,它的中文名字就叫"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被称为"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的原因,是因为这条林荫道的两头,一头通向美国西部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一头拐向钱学森当年居住了3年之久的住家,那条林荫道,是加州理工学院通向市区的仅有的几条道路之一,也是连接学院和钱学森住家的唯一通道,更是钱学森当年乘船回国的必经之道。

       北京时间10月31日下午2点45分,我从国际电话中获悉钱学森刚刚去世了,这一消息来得如此突然,出乎我的意料,让我一下子难以接受。
       我曾在过去的十多年间,许多次应邀访问过钱学森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及担任喷气推进实验室(JPL)喷气研究组组长的加州理工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我对这位曾为中国两弹一星工程建立过杰出功勋的长者充满了敬意,钱学森是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是中华民族杰出的儿子,也是我们这一批在美工作和生活人员的楷模,他年长我们几乎超过两代,但他在美国和中国这两块土地上有过的成就,始终是我们这一代留美学人的榜样。
       想到自己当晚横竖睡不着了,我从书架子上拿下一本地图册,推开酒店的房门,走进昏暗的地下车库,我打开车门,把地图册往车后座一扔,引擎一发动,大灯一打开,美国西部时间10月30日晚上0点50分 (北京时间10月31日下午3点50分) ,我驶向了离我驻宿酒店约3个小时路程的加州理工学院,我想在黎明来临之前,去加州理工学院门前,再看一眼那条我心仪的"钱学森小道",我想在那里,对钱学森致一次心中的哀悼。


       美国西部的夜晚异常寒冷,月亮冷冷地挂在地平线尽头,漆黑的夜空中笼罩着凄凉的寒光,空气中湿气浓重,我在路上足足颠簸了3个多小时,凌晨4点35分左右,我的眼前出现了加州理工学院和圣帕斯夸尔街道(San Pasqual St)的身影,我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望着不远处那高低起伏的著名建筑群和眼前宁静的林荫小道,我对自己说:"我到了,我到了这条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小道了。

这是从空中俯瞰的钱学森当年回家的名叫San Pasqual St的林荫道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我把车停在圣帕斯夸尔街(San Pasqual St)路边,推开车门下车,踏足在"钱学森小道"上,眼前的这条林荫小道很短,不超过50米,直通加州理工学院,以美国的标准来算,这只能称是一条超短的小街,她位于加州理工学院校园的北部边缘,和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市的主要通道----加利福尼亚大道平行,小路的一边是一排排两层楼高的住房,小路的另一边是常青藤爬满围栏的停车场,它提供24小时停车服务。

这是站在加州理工学院门口望过去的钱学森当年回家的名叫San Pasqual St的林荫道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这条林荫道的两头,一头通向美国西部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一头拐向钱学森当年居住了3年之久的住家,这条林荫道,也是加州理工学院通向市区的仅有的几条道路之一,更是连接学院和钱学森住家的唯一通道,还是钱学森当年乘船回国的必经之道。

这是空中拍到的绿意盎然的钱学森当年回家的名叫San Pasqual St的林荫道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对于当年的钱学森来说,每一个夏春秋冬的深夜,钱学森都会从这条小道步行回家,年轻的钱学森非常用功,常常读书到深夜11点钟,他有时会步行到天体物理中心以及加利福尼亚大道,有时会到附近的咖啡店或书店,圣帕斯夸尔街(San Pasqual St)路边成排的橄榄树陪伴着这个中国男孩,度过了他在这里的每一个不眠之夜。
       走近圣帕斯夸尔和南卡塔林娜大道交汇的十字路口,可看到转角处的老式路灯,它们静静地站在这里已有几十个年头,而今夜林荫道的两旁,绿树林立,荫凉袭人,犹如在安谧中诉说着钱学森伤感的故事。

这是钱学森当年回家的名叫San Pasqual St的林荫道边上的住宅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凌晨的圣帕斯夸尔街(San Pasqual St)宁静而安谧,就如同年轻时的钱学森一样沉默不语,天性高傲的钱学森自1955年离美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这条林荫道,这条林荫道的存在,似乎已被除钱学森之外的所有人遗忘,但谁能真正懂得,在钱学森的心中,这条林荫道的两头,珍藏了他多少难以数计的欢乐,也珍藏了他多少难以数计的泪水。

这是钱学森当年回家的路线图,A是他住家,B是林荫道,C是他工作的古根海姆大楼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作为本世纪中华民族最了不起的老人之一,钱学森在这条林荫道的两头,汲取了用之不竭的丰厚滋养,同时,他也为这条林荫道的两头,奉献了他最纯洁年代最无私的聪明和才智,如今的钱学森已长辞人间,他再也没有可能回到这条林荫道了,他也再没有可能看一眼这条曾带给他人生快乐和带给他心中那段永远消不去隐痛经历的林荫道了,他在离开美国到达香港时说过的那句话已被验证,他说“我永远不会再回美国了”,他说这句话时的无奈和伤痛,又有多少人可以体会。

这是钱学森当年每天晚上回家的路线图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从1935年到1955年,钱学森在这块土地上整整生活了20年,他把自己年轻时的爱和梦,都留在了这块土地,当1955年乘船回国时,他已抱定了要对美国这个曾经将“养育和伤害”同时施予他的国家,给予最严酷的惩罚。
       海上的飘泊之路花去了钱学森1个多月的时间,当钱学森带着他年轻勇敢的科研团队,在荒凉的中国西部边陲,孤独地从事着原子弹和导弹的研究,以他特殊的才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为中华民族守护着那个刚刚夺取且千疮百孔的家园时,他的无数出类拔萃的敌人兼朋友,就站在我现在来到的这条隔着太平洋的林荫道的一头,远远地看着他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这是钱学森当年回家的San Pasqual St林荫道边上的住房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他们对这个身影又爱又恨又无奈,他们看着他带着他的团队,在他离开他们的第3年后,就让他的民族拥有了和他们一样杀伤力强大的原子弹,他还同时为他的民族造出了能够把原子弹万里迢迢送到美国这条林荫道上来的第一枚远程导弹,这是何等复杂的情感在趋使那个身影在拼命为自己的民族呕心沥血。
       许许多多的他的敌人,以迷惑而难以理解的眼睛看着那个身影,他们由敌意逐渐转为敬意,因为他们看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让全球的阵营改变了战略部署,所有的阵营从此不再能随意用武力侵犯他所在的那个家园,那个家园从此保有了几十年的繁荣和几代人的平安。
       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过去了,钱学森今天走完了他人生中最后的旅程,他的梦中,有没有梦到过这块生活和学习以及工作了20年的美国土地?他的梦中,有没有梦到过我现在站着的这条曾经浸染着他年轻时快乐和梦想的林荫小道?我站在圣帕斯夸尔街(San Pasqual St)和南卡塔林娜大道的十字路口,心中的感慨难以抑制。


       天转亮了,我面临两个选择,一是选择前往那所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看一眼钱学森当年求学,教书,科研的学院大楼,一是选择前往钱学森当年居住了3年之久的住家,看一眼钱学森住家今天的外貌,我思考后决定先往加州理工学院方向走,我想先看一眼陪伴钱学森成长的那所同样著名和伟大的学院,我也想看一眼那著名的学院里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大楼,因为,当年的钱学森就是以此为台阶,进入火箭领域并为之付出毕生智慧和心血的。

这是林荫道出口处看到的加州理工学院进口,钱学森当年每天从这里进出学院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走进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简称 Caltech)校园,传入我耳中的是隆隆的马达声,这是这所学院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这些马达声是从每一栋大楼中传出的,尽管现在还是凌晨,但这所创建于1891年的私立大学的办学宗旨是“为教育事业,为政府及工业发展,培养富有创造力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学校的特性是日以继夜进行许许多多高精尖实验,因此马达声昼夜不绝于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这是钱学森和同伴们当年研制火箭草坪上今天盖起了加州理工学院Millikan图书馆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迄今为止,这所学院只培养了两万余名学生,但其中却有22名获得了诺贝尔奖,平均每一千个毕业学生中,就有一个诺贝尔奖得主,这是一所何等伟大的学府,这还不包括大批获得美国政府和全世界政府颁发的各种科学学术奖项的如钱学森这样的伟大的科学家,加州理工学院在2008年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大学排名榜上名列第5,泰晤士日报世界大学排名第5,它被誉为美国乃至世界顶尖的科技理工类学院。
       这所学院的学生人数很少,全校目前只有2100人,学校提倡学生进校就参加各项科研活动,立志献身科技事业,学校聘用的教授和讲师都是一流的科学家,很多是诺贝尔奖得主及其他科技奖得主。

这是加州理工学院内放置创办人铜像的长廊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我走过的每一栋大楼,都是这所学院科研设施的基地,这些大楼中,有布斯计算中心、地震实验室、Kerckhoff海洋实验室、斯坦福线性加速器具中心、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环境质量实验室等,另外在学院之外,还有新成立的位于夏威夷的亚毫米观测站、以及位于后山及附近的Hale天文台、Big Bear太阳系观测站、Palomar天文台、Owens峡谷射电天文台等。
  著名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和费曼都曾在这里任教,学生中除了出现过众多的诺贝尔奖得主外,还出现了毕业于加州理工的英特尔公司的创始人戈登·摩尔,登月宇航员哈里森·施密特以及中国导弹专家钱学森等著名校友。

这是钱学森参与建设的加州理工学院内的风洞实验室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在钱学森的留美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步是他成为了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创始人之一,此一步骤为他以后作为中国火箭和导弹及航天技术发展最重要的人物,以及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6年,钱学森在获得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并任教授时,专程来到加州理工学院,求见美国空气动力学权威西奥多·冯·卡门教授,征求进修意见,冯·卡门建议钱学森入加州理工学院研究院进修,于是,钱学森进入了加州理工学院研究院,师从冯·卡门。

这是钱学森当年接受学位时的加州理工学院内的Beckman大礼堂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1938年,钱学森和冯·卡门合作发表了重要论文《可压缩流体的边界层》、《倾斜旋转体的超音速流》,1939年,钱学森获得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8月发表重要论文《可压缩流体的二维亚音速流》阐明压力修正公式,这就是后来被全球学术界称为“钱-卡门公式”的著名定律。
       我们可不要小看了“钱-卡门公式”,我们在中学和大学时代,都背诵过很多数学,物理和化学公式,我们知道每一个公式后面,都站着一位科学巨匠,但“钱-卡门公式”定律,不是给中学和大学生们用的,它是给博士毕业后进入飞机设计领域十几年后的总工程师用的,今天任何国家的飞机设计师,都必须使用“钱-卡门公式”,否则他就无法进行各项飞行数据的计算,我们仅仅从数学这一项,就可获知钱学森的伟大和了不起,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由于钱学森对空气动力学研究作出的重大贡献,从没接受过一分钟军事训练的钱学森,被美国陆军航空兵授予上校军衔。

这是钱学森当年每天路过的加州理工学院内的Fleming 大炮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1940年,钱学森加入了加州理工学院火箭研制组,专门研究火箭固体燃料以及结构变形等课题,1941年,钱学森参与了风洞研制,1942年他发表了论文《风洞的汇聚风斗之设计》,1943年美军情报部探知德军正在德国境内建立大规模的火箭发射基地,立即拨款成立了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实验室,下设弹道、材料、喷气、结构四组,钱学森担任喷气研究组组长,就此走上了世界知名火箭喷气推进专家的道路。

这是钱学森当年每天路过的加州理工学院的Kerckhoff生物科学实验室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1945年4月,美国国防部派遣以冯·卡门为团长、钱学森为团员的调查组,飞往德国,询问德国火箭科学家,钱学森亲自询问德国火箭科学家包括沃纳·冯·布劳恩、鲁道夫·赫曼,冯·布劳恩应钱学森的要求,写出了书面报告《德国液态火箭研究与展望》,1947年,钱学森被晋升为麻省理工学院正教授,1949年,他正式应聘为加州理工学院正教授,并出任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实验室主任,领导美国太空火箭的研究,同年,钱学森申请加入美国国籍。

这是钱学森在其中付出心血和汗水的著名的古根海姆实验大楼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冯·卡门曾在1967年出版自传,他在自传中专门为钱学森立传,这是古今中外少有的,多有门生为老师立传,而老师特为门生立传,可谓绝无仅有,冯·卡门对钱学森的尊重和喜爱,由此可见一斑,冯·卡门对钱学森的评语是:“美国火箭领域最伟大的天才之一,我的杰出学生”。
       八十年代末,钱学森已回国三十多年,当时的美国海军部长访华,他是美国政府部门中分管海军的最高长官,中国政府对他极其重视,不希望他在访问过程中出现任何不愉快,但谁也没有想到,他在访华的最后几天提出,他想见他的恩师钱学森,中国政府中的有关领导都惊讶了,钱学森怎么会是美国海军部长的老师?征询了钱学森的意见后,才知道这位美国海军部长是钱学森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学生,钱学森当年对学生极其严厉,能够从他手里毕业的学生,不是英才就是翘楚,他更多的学生已成为了美国航天事业许多领域的掌门人。

这是钱学森当年每天路过的加州理工学院内一景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如果不是1950-1955年,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美国政府指控钱学森窃取机密企图运回中国和隐瞒在30年代加入共产党,并吊销他的机密工作许可证,使得钱学森在美国遭受重大打击而无法进行科研工作,钱学森的生活轨迹很可能不会这么快延伸到他的祖国,可以说,正因为钱学森此时的工作均涉及机密,而他又遭受如此重大的打击和无法进行正常的科研工作,所以他最后决定回国,世界格局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从他回国的这一刻起发生了。

这是钱学森当年每天路过的加州理工学院物理学CannonBridge实验室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我想着钱学森的过去,在不知不觉中走完了钱学森学习,工作过的加州理工学院的校园,我决定往回走,我知道自己只要回到我来时停车的圣帕斯夸尔街和南卡塔林娜大道交汇的十字路口,然后从那里向东拐弯,往前走30多米,我就能看见钱学森生活了三年之久的家。
       这时,天已完全亮了,圣帕斯夸尔街和南卡塔林娜大道上已有了早起的行人,不少人和我打招呼,我在笑容和伤感的交织中和人们擦肩而过,往回走的路程大约费了我15分钟左右,和当年钱学森回家所需的时间应该相等,我来到了南卡塔林娜大道33?号(恕我碍于美国法律,不能公开准确的号码)的门口,在这里,我看见了钱学森生活了三年之久的家。
       这是一个由6至8栋Condo(也就是小高层)组成的社区,一看就知是专门用来出租给流动人口住的,但下面都给住户准备了车库,因此,美国学生如果有车,可以有车库作保养,但当年的钱学森住在这里不需要开车,因为他从这间房子出来到学院,只需要15分钟路程。
       加州理工学院位于繁华的帕萨迪娜市中心东侧,周围的房子大都以粗大的木头盖成,门外的信箱上也大都张贴着吉屋出租的告示,钱学森住的这一社区同样如此,这些房子都呈灰红色,每栋楼都有3层楼高,这在崇尚一层楼的美国西部是少见的,由此可见房子当年的主人是为了加州理工学院的学生而盖这些房子的。

这是从空中俯瞰的钱学森当年的住家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社区内打扫得很干净,虽是早上时间,却没有社区早上常见的热闹和喧哗,这是美国好大学周围常见的现象,这里的大学生都有远大的抱负,反映在日常生活中,就是都很注重日常生活起居的规矩,当年的钱学森在9月份搬进这个社区中的一套房子,钱学森在这里没有开伙食,他吃饭是在南密西根街的另一套房子里搭伙,那里有大的橱房和煤气炉,他和另外3个学生一起烧饭和煮菜,每天,钱学森都会穿着西装和打着领带准时在那里出现。

这是从空中俯瞰的钱学森当年的住家近景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钱学森在这栋房子里度过了自己长达三年的留学生涯,他从这里走向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走向了加州理工学院,走向了美国空气动力学权威宝座, 走向了美国火箭领域最伟大的天才领域,走向了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创始人,走向了中国火箭和导弹及航天技术发展最重要的人物,以及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之路。     

这是钱学森当年住家的外观式样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我在无限的感慨中离开了钱学森生活了三年之久的南卡塔林娜大道上的家,回到停在十字路口边上的车上,我为中华民族失去如此伟大的一个儿子而伤悲,我对自己说,他该是一个我们永远记住的名字,他为这个民族作出了无价的贡献,他为这个民族作出了不朽的功勋。

这是从空中俯瞰的钱学森当年的住家
昨夜探访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 - 毛海波越洋博客 - 毛海波越洋博客

       我在驾车回来的路上想,我要把自己今天对"钱学森当年回家的林荫道"的短暂访问写出来,我要把我自己的感受和我的同胞分享,我要请大家记住这位伟大老人的功勋,记住他在当代世界战略格局中的地位,记住他和我们这个民族每个人今天获得的没有战争的生活有着直接和间接的联系,记住他的了不得可以覆盖整个中华民族,甚至包括我们后辈在内的几代炎黄子孙。

       祝我们的导弹之父钱学森永垂不朽!


       2009年10月30日凌晨草拟于美国帕萨迪纳市加州理工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3989)|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